热门搜索:
必赢56net手机版 > 2018杂志期刊 > 文学版 > 第3期 > 午间诗
  • 午间诗(潘红莉)
  •    

    亲爱的马陵山

     
    我来时五月的花开丰盈漫山的青绿蔓延
    马陵山归属大地阳光和水 飞鸟和湖畔的蛙鸣
    马陵山你的山清水秀  让我重拾内心的柔软
    让我重拾爱  接受我多年寻找的前世的家园
     
    只有在这里才会有真正的独悠  安静素雅
    香樟和竹林的暗语  在明亮的早晨抚慰心灵
    马陵山我的信步是多么多余 一点声音都会
    亵渎这里的光景  那片叶片和微小的花也是我
    融汇的光芒一点点在心的沃土氤氲开来
    我的生命原来如此润泽  在马陵山矮下去
    矮到大地寂静  矮到这世间的光阴原来如此简单
    矮到什么都不再想  这世界的宽度和长度都
          在这里
     
    亲爱的马陵山  亲爱的我  亲爱的温暖
    我只是在这里等到了前世的爱  安宁
    今生的阔  自由的幅度  奢侈到无的交涉
    我只是真正地打开心灵之门  轻松地
    不用有任何预想  结构 证实 坚硬的欲望
    我不再冷峻  想要的明晰 或是来去
    我是我  我是现在的无  相融的抵达生命之初
    马陵山  这里没有顷刻 没有激烈让神经绷紧的弦
    当五月在这里盛产植被  也将我的情怀打开
    马陵山让我为你还原为五花岭  苹果花落下
    樱桃已经挂满枝头  也许树下就打马走过
    远去的墨客  留下诗文乐章  今日的江山依
          旧大好
     
    亲爱的马陵山  再见的马陵山  传递密语的
          马陵山
    湖畔的蔷薇正盛开  我回家的路在密林奇妙
          地延长

     

    窑湾辞

     
    这个下午  窑湾依旧不止于千年的悠远
    运河的河道  船舶斑驳承载现在也承载旧时光
    岁月像风刮过  水长流  流过一些不再回来的人
    向远方  向远方  窑湾的青砖灰瓦都留有秦
          汉人的气息
     
    那个从我身边走过的女子  那个在屋檐下站
          立的女子
    是否属于从唐朝穿越而来  或是本就该在唐
          朝甩袖起舞
    街面上商贾云集  行人如织  那个人和那个人
    从千年开始 就在窑湾  就在窑湾的水上舟
    他要去骆马湖他要在大运河  讨一路风光
    放下盐  古窑的烧瓷  在微风中吟诗作赋
     
    窑湾的镇  作坊货栈  运河停靠的码头
    交界不是分水岭  慢时光缓慢地在这里流淌
    如今 在这个有些恍若隔世的下午  我也从这里
    走过   像千年前的午后  那个女子和那个远
          去的人的
    浮光掠影  一晃就是千年  就是旧日子

     

    河水与六月的交流

     
    它离我的家那么近  近到几站地的公交车就到了
    近到我这些年不知道还有这条布满野性的河
    蒿草芦苇  河中的小鱼在水中的云之上游动
    河水那么忠实于天空  云做主河水中的森林
    马就要在绵状的大地奔跑  尾的鬃毛飞扬
    在河水的疆场之上   岸两边细小的虫鸣
     
    它那么巨细地回到我的内心  渺远无尽
    岸边的野刺玫盛开  青草的铺垫  它只是
    我故乡的河  与那么多条河相似又不同的河
    雨燕不时低飞过河面  让人想到雨的来临
    河畔的次生林会否在雨中摇摆着坚挺
    在河边他们和她们的  推开世界的修养
     
    远处还有的横道河  汤旺河  多敏河呼兰河
    它们像是我脑海中的画面  或者不是
    缓慢地流过我的内心 被更高远的天空 接纳
    我的睡眠  我的高山仰止的改变
    在这个万籁俱静的上午  它移动着那么缓慢
    给大地六月的善意  给大地上久远的爱情

     

    我写下你的名字留给这一世

     
    我写下你的名字 你的年少时的名字
    如今这名字还长在你的身上
    挂在 只有启明星可以和你私语的树梢
    像今天的夜晚  我将星光放逐在河水里
    借助风的力量和你会合  时间正生长绵长
     
    这温暖的九月  光顾奇迹怎样地被大雪  掩埋
    这么多年  那个站在旧柴门前
    听月光下的雪  听你的脚步落在雪上
    将一个世纪的懵懂  延长再延长
     
    冬雪和春蝉都已经来过  远方的视线啊
    夏日的河流和秋天的白桦都固定着曲线
    白桦的信笺  旧的那么白  白的像我的鬓发
    像一万年前就开始的白  被慢慢松开的白
    我写下你的名字  时间就逐渐走远
    我写下你的名字  在天地间在你看不见的心上
    仅存于河水中的余温啊  河水覆盖着泪痕
    像未知的底色和虚幻  就像一朵花开的时间

     

    旧时光

     
    那敲打的声音像敲着岁月的流痕
    熟悉的气息就这样永不复还  永不
    我的摆放鲜花的木质窗台  像被撕裂的棉花
    你看钢的砖的裸露  旧日子就走远
    年轻的模样就送给决不是谎言的日子
    我是说楚天还会出现  我的旧日子就不会了
    尽管我的房屋还会新  新的耀眼深处的
    寂寥无限  大地啊 那些高驻的美
    我阅读的速度已经减慢  慢到苍凉的根部
    老是什么就是现在就是和时光中的旧通融
    就是对玫瑰已经高不可攀  并且将骑士的盔
          甲卸下

     

    朱仙镇

     
    朱仙镇  大地开始进入冬眠
    叫月亮湖的湖那么拘谨着安静
     
    不远处新建的拱桥还散发着石头的暗语
    它们将在这里重新将走过这里的人送远
    朱仙镇我在这里打开历史的秘密通道
    在高处的对话  在云间飘落下来
    带着几千年的风雨和云卷云舒
    那些商贾的脸 在街铺的店铺前
    悠闲地闪过  闪过就是千年就是痴迷和消亡
     
    而繁荣的水路在朱仙镇打着锦缎
    让时光在朱仙镇的水面流光溢彩船舶飞扬
    我也会是那个人  站在船头的那个人
    时间永远行走    那个人和那个人就灰飞烟灭
     
    我的眼里的朱仙镇  在遥远的战国开始
    从简单的农耕开始它遥远得令我敬畏
    令我在烟尘中看经年的飞雪  鼓乐齐鸣
    看江山飞跃流水英魂  一世或世事的沧桑
       
     
    如需要阅读全文请购买《www.56.net》杂志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内容:
最新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