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必赢56net手机版 > 2019杂志期刊 > 影视版 > 第1期 > 飞战斗机的姑娘
  • 飞战斗机的姑娘(杜伟军)
  • 字幕:某年夏季,空军航空大学初级教练机飞行团(以下简称初教团)正在组织飞行训练。
     
    1.空中  日  晴  外
    一架初教六型初级教练机(以下简称初教六)正在做最大坡度水平盘旋动作,完成一圈盘旋后,转入直线飞行。
     
    2.初教六座舱  日  晴  内
    女飞行学员英潇在前座舱和一名飞行教员正在同乘一架初教六进行特技带飞训练。
    英潇按下机内无线电发射按钮。
    英潇向教员请示:“125(读:幺两五),30(读:三洞),开始垂直动作。”
    字幕:飞行学员英潇(22岁)。
    教员:“可以。”
     
    3.空中  日  晴  外
    一架初教六正在做一套半滚倒转——跟头——半斤斗翻转垂直特技动作。
     
    4.初教六座舱  日  晴  内
    从飞行员视角看出去,前风挡与天空和地面水平或垂直旋转变化着。
    座舱和机头倒着迅速进入画面,机头接触天地线后停住,接着翻转过来,转入正飞。
    远处天地线上,发动机螺旋桨叶旋转出来的光影隐约可见,无线电内的噪音很轻微。
    英潇在等待教员的进一步动作指令,但没有听到教员任何表示,疑惑不解。
     
    5.初教六座舱  日  晴  外
    机翼下,几朵淡积云飘浮,大地在缓慢向后移动。
    英潇(独白):“教员怎么啦?飞机要飞出空域啦。”
     
    6.空中  日  晴  外
    一架初教六飞机在向左形成坡度转弯,转过180度方向后改为平飞。
     
    7.初教六座舱  日  晴  内
    螺旋桨在飞快地旋转,机头在天地线上颤动着。
    英潇(独白):“教员可真的能沉住气啊,又快要飞到空域中心了,应该可以做动作了吧?他怎么还是不吭声?”
    无线电内的噪音很轻微,座舱内还是一片寂静。
    英潇实在忍受不住了,怯怯地问了声:“125,下面做什么动作?”
    教员仍无回答。
    英潇有些惊慌的眼神。
    她急切地大声问道:“125,30声音?”
    没有人应答,英潇开始手忙脚乱地解开保险带的快卸锁,用双手撑住座椅两侧,微微抬起身回头向后舱望去。
    “啊?!”她禁不住失声叫了一声。
     
    8.初教六后座舱  日  晴  内
    教员头向后靠在座椅靠背上,双眼紧闭,随着飞机的倾斜,头就像是没有控制的摆锤,向一侧摆了过去。
     
    9.初教六座舱  日  晴  内
    惊慌失措的英潇。
    英潇:“教员晕过去了!他会不会死了啊?”
    飞机前风挡上的天地线开始倾斜,还带着下俯角,满视野都是浅黄色的大地,越来越清晰起来。
    英潇赶紧改平飞机的坡度,紧绷着嘴,用力向后拉驾驶杆。
    飞机前风挡内出现天地线,逐渐从俯冲中退了出来,转入上升状态。
    英潇语无伦次地向塔台报告:“1号,30……报告。”
     
    10.初教团塔台  日  晴  内
    飞行值班人员正在各自的位置上忙碌,窗外可见停机坪上等待加油和起降的十几架初教六飞机,正在加油和保障飞行的几辆特种车辆,以及保障飞行的地勤人员和部分飞行人员。偶尔有一架初教六在起降。
    塔台上的指挥员大队长江学永正拿着话筒指挥:“132,连续起飞。”
    一架初教六飞机着陆后,继续滑跑着,轰鸣着再次离开了跑道升入空中。
    字幕:初教团飞行大队长江学永(35岁)。
    麦克风内传来一句不是很清晰的声音。
    “谁报告?”江学永拿起话筒,按下发话按钮不紧不慢地问了一句。
    扩音器内传出英潇急促的声音:“30报告,晕……晕过去了,125晕过去了。”
    江学永凝视着塔台外面,压低了嗓音,很平缓地对着话筒一字一句地讲:“我是江学永,你不要着急,深呼吸,把发射按钮确实按到底,讲慢一点,再报告一遍。”
    英潇再次报告,语速明显放慢:“30报告,125晕过去了。”
    江学永愣了一下,不由自主地从座椅上站了起来,表情立刻严肃下来。
    塔台内所有的人,齐刷刷地把目光同时投向了江学永。
    江学永很快镇定下来,以很平和缓慢的语气指挥英潇:“30,没有关系的,要大胆冷静,不要着急。现在,你把高度降到1000米,保持坡度20度速度160,在煤矿上空盘旋,听指挥返场,我会帮助你的。”
    扩音器传出英潇的声音:“30明白。”
    江学永回过身来,很果断地对值班员下达了一连串的指令:“立即通知地面已经开车的飞机关车,已经上飞机的飞行员下飞机,后面的飞行任务取消,救护车、消防车、抢救车就位,听指挥出动。”
    “是!”值班员转身跑下了塔台。
    接着,江学永操起话筒以命令的口气对空中的飞行员们讲道:“空中的注意了,我是1号。从现在起,除30外,起落航线上的飞机接地后不再连续,依次滑回。空域的飞机停止一切无线电通话,听通知返航,收到回答。”
    扩音器传来飞行员们的回答:
    “113明白。”
    “121明白。”
    “137明白。”
    “131明白。”
    “126明白。”
    “123明白。”
     
    11.初教团停机坪  日  晴  外
    气氛立刻紧张起来。医务、消防、抢救人员跑向汽车。
     
    12.初教团塔台  日  晴  内
    江学永问英潇:“30,你告诉我,125情况怎么样?”
    扩音器传出英潇的声音:“不知道啊,不知道。他不动弹,闭着眼睛,也不说话。”
    江学永:“明白,30。你集中精力操纵好飞机啊。”
     
    13.初教六座舱  日  晴  内
    英潇带着哭腔(独白):“教员,你这是怎么啦?你醒醒吧!你这样丢下我不管,我怎么办哪?”
    英潇的眼泪在眼眶内打转。
    英潇(独白):“飞回去着陆吗?我行吗?我还没有单飞。”
    无线电内传来江学永的指挥:“30,现在你直接对向机场返航,下降率不要大,跑道上空通场。”
    英潇:“30明白。”向外观察,寻找机场。
    从座舱内看出去,可看到远处的一条像一根筷子大小的灰白色跑道。
     
    14.初教团停机坪  日  晴  外
    地面上,几十名飞行教员、学员、机务人员、场务人员都站在停机坪和滑行道两侧,向空中仰望。英潇的飞机从机场上空低空飞过。
     
    15.初教团塔台  日  晴  内
    江学永在试探英潇:“30,有信心做好着陆吗?”
    “不行,绝对不行。我还没有单飞。”英潇急促地说。
    “你可以试一下。”江学永接着说道。
    英潇:“也许,也许,教员一会儿能醒过来。”
    江学永:“也许,教员他醒不过来呢,他的生命此刻在你的手上。”
    英潇:“看来,看来,我好像没有别的选择了,是吗,大队长?”
    江学永:“是的。”
     
    16.初教六座舱  日  晴  内
    英潇坚定的表情:“大队长,好吧,看来我只能提前单飞了。”
    江学永的声音:“30,好样的!”
    英潇回头想看看教员,但没有起身(独白):“教员要是醒过来就好了。”
     
    17.初教六座舱  日  晴  内
    从飞行员视角看出去,可看见座舱与跑道关系的变化,地面越来越清晰,跑道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在下滑过程中,耳机内传来江学永连续指挥的声音:“下滑线好,带住杆。检查速度,稍加油门。检查方向,消除交叉。看地面,收小油门。拉开始,一米好。拉一点。”
     
    18.初教团着陆区  日  晴  外
    英潇的飞机摇摇晃晃开始拉平着陆,接地后蹦了几蹦,向前滑去。
    江学永激动地(画外音):“好!30,好!非常好!柔和刹车。”
     
    19.初教团塔台  日  晴  内
    江学永喜形于色自言自语道:“这丫头真不错,是块当飞行员的料。”
     
    20.山鹰停机坪  日  晴  外
    在节奏感很强的空军《我爱祖国的蓝天》音乐声中,由高教机旅飞行教员组成的“红鹰”飞行表演队正在进行飞行表演。
    8架国产山鹰型喷气式高级教练机(简称山鹰)拉着彩色烟带从停机坪前方以密集钻石队形,像一阵霹雳,大速度低空通场,接着急速拉起,直刺苍穹。
    飞机的发动机轰鸣声由强转弱在机场上空回荡。
     
    21.停机坪  日  晴  外
    停机坪侧方的滑行道附近,站着一大群观看表演的空军官兵和家属,其中有十几位身穿空军夏常服的女飞行学员。
    飞行表演队的表演动作每到精彩处,人们明知飞行员们听不到,但仍会报以热烈的掌声和欢呼。
    女学员当中,英潇兴奋激动的脸庞。
    英潇(独白):“飞行员都喜新厌旧,喜欢飞最好的飞机。我们刚刚来到了高教机旅,开始了新的生活。”
     
    22.停机坪  日  晴  外
    山鹰飞机拉着彩色烟带编队在停机坪前上方做同步横滚通过。
    英潇(独白):“太震撼!我的小心脏在颤栗!”
     
    23.停机坪  日  晴  外
    五架山鹰飞机拉着彩色烟带在停机坪斜上方做空中开花。
    英潇(独白):“我心中最美的山鹰飞机就在我头上翩翩起舞,此时此刻,我依然不敢相信真的见到了它们。”
     
    24.停机坪  日  晴  外
    四架山鹰飞机分两组拉着彩色烟带从停机坪前方做超低空对冲。
    英潇(独白):“哇,太惊险了!吓死我了。”
     
    25.停机坪  日  晴  外
    飞行表演在三架山鹰飞机的丘比特之箭动作中结束。
    英潇(独白):“噢,山鹰比我想象的漂亮多了!它们棒极了!”
     
    26.停机坪  日  晴  外
    停机坪侧方的滑行道附近,观看表演的人们报以更加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间杂着女孩子的尖叫声。
    飞行表演完毕,战机留下的五彩烟带似流云飞瀑,悬挂在蓝天上。
     
    27.着陆区  日  晴  外
    一对山鹰密集队形编队正在着陆。
    又一对山鹰密集队形编队在着陆。
     
    28.停机坪侧方  日  晴  外
    山鹰一架一架经过观摩的人群和飞行学员面前滑向停机坪。
    人们向每一架经过的山鹰鼓掌欢呼、雀跃尖叫。
    每架表演机后舱的飞行教员们向人们打出不同的耍帅装酷手势,或竖起大拇指,或打出V字形,或挥手,或敬礼。
    飞行教员师泽与梁星宇驾驶的山鹰滑了过来,前舱的梁星宇打了一个飞吻。
    字幕:飞行教员梁星宇(26岁)。
    后舱的师泽一只手呈V字状端着下巴装酷。
    字幕:飞行教员师泽(28岁)。
    英潇(独白):“噢,真帅呀!飞行教员,是我心中的神!”
     
    29.小教室  日  晴  内
    飞行教员师泽在给女学员英潇和舒远洋上课。三人身穿夏飞行服。
    教室内讲台、课桌、投影仪、电脑、山鹰模型、教科书、平面风挡等教学用具一应俱全,墙上有山鹰飞机的座舱图和飞行轨迹图。
    讲台背景上是投影仪打出的山鹰飞机的彩色照片。
    英潇、舒远洋桌子上摆着本子,两人手里拿着笔,看上去有些兴奋和紧张。
    字幕:飞行学员舒远洋(22岁)。
    师泽:“在未来的一学期内,我们将共同度过。飞行教员师泽,代号121(读作:幺两幺)。”
    英潇、舒远洋同时起立,敬礼:“教员好!”
    师泽摆手示意她们坐下,见两人坐下接着说:“你们的新飞行代号,英潇30(读作:三洞),舒远洋的是31(读作:三幺)。”
    英潇(独白):“啊!这么巧,又叫30。”
    英潇、舒远洋相视一笑。
    师泽:“恭喜你们来到高教机旅。你们要知道,目前全世界也没有几个女战斗机飞行员,你们非常了不起。”
    英潇、舒远洋很高兴。
    英潇(独白):“他看上去挺爷们儿的,还挺会说话,我和洋洋够幸运的,跟他学飞行应该是很美的感觉。”
    师泽开始播放教学视频,视频中出现以下画面:
    两架山鹰飞机在模拟空战格斗。从攻击机飞行员视角看出去,瞄准镜视场的光环内是正在大幅度机动力图摆脱攻击机的目标机;
    英潇和舒远洋瞪大了眼睛,轻声惊呼;
    从飞行员视角看出去,飞机正在反扣倾斜对正靶标俯冲,瞄准具光环套住了靶心,俯冲角度很陡峭,三环靶逐渐由小变大,地面迅速迎面扑来;
    曳光弹加普通弹一串串带着弧线飞向靶标;
    从飞行员视角看出去,飞机正在反扣倾斜对正靶标俯冲,瞄准具光环套住了靶心,俯冲角度很陡峭,三环靶逐渐由小变大,地面迅速迎面扑来;
    火箭弹一发接一发拖着长长的火焰飞向靶标;
    山鹰飞机飞临靶场上空,一颗颗炸弹离开炸弹挂架坠向地面;
    山鹰飞机空中发射空空导弹,导弹离开挂架,点火后向远处飞去,留下一道长长的白色尾迹;
    英潇和舒远洋瞪大了眼睛,轻声惊呼。
    师泽关掉了视频。
    英潇:“哇,山鹰这么厉害!”
    师泽:“你们就要驾驶的山鹰与初教机最大的不同就是,它不仅是高级教练机,也是超音速战斗机,它能担负作战任务。”
    英潇、舒远洋专心听讲。
    师泽:“从现在起,你们就是光荣的战斗机飞行员了,你们是勇士,不是花瓶!为了保家卫国,你们要做好与战争约会、与死亡接吻的思想准备。”
    英潇(独白):“我突然感觉身上的担子很重,要学的东西太多太难了,担心自己被压垮。整个飞行学院学习期间,停飞淘汰始终伴随着我们,不小心就会掉队的。”
     
    30.小教室  日  晴  外
    英潇和舒远洋走在从教室回宿舍的路上。
    英潇板着脸,学着师泽的说话腔调和神态:“在未来的一学期内,我们将共同度过。飞行教员师泽,代号121。”
    英潇、舒远洋两人对视后大笑,舒远洋捶了一下英潇:“学得还挺像。”
    两人笑够了,英潇趴到舒远洋耳边轻声说:“教员是不是挺酷的?”
    舒远洋点点头:“又酷又帅。”
    英潇调皮劲上来了:“那是。咦?师泽,师泽,挺像的哈。洋洋,他是不是挺像的?”
    舒远洋感觉莫名其妙:“挺像?像啥?”
    英潇:“狮子啊,我们就叫他狮子吧?31同学,行不?”英潇说完捅捅舒远洋。
    舒远洋:“潇潇,你就爱给人起外号,同学间没什么,可哪有学员给老师起外号的?”
    英潇:“行,我看行。咱们偷偷地叫,不让他们知道。”
    舒远洋:“那也不好,一旦传到他耳朵里咋办呢?”
    英潇调皮地小声说:“就这么叫了。狮子,狮子,狮子。”
    舒远洋抿着嘴微笑。
     
    31.宿舍  日  晴  内
    师泽和梁星宇在一楼的教员宿舍内。
    梁星宇穿着紧身背心和运动裤,双手各拿一个未开启的大瓶矿泉水在健身,刚做完最后一组下蹲扩胸动作,然后做着一组向地面打击的动作。
    师泽在书桌旁坐着专心地画着什么。
    梁星宇:“嗨,121,我那个叫林媛媛的学员,理论啊技术啊还都不错,长得也漂亮,可惜就是看上去像根面条,长跑成绩勉强及格,我担心她抗载荷能力可能不行。你看你那两个长得多结实,真郁闷。”
    梁星宇换了一组动作,左右手轮换着模拟练习拔剑斜上举动作。
    师泽停下笔,端详着刚完成的一幅漫画。
    师泽:“我这两位千金呢,看上去确实挺不错。但那位叫舒远洋的,在初教团每次飞复杂特技就吐,我担心她这个样子还能不能毕业。唉,郁闷哪。”
    书桌上,师泽刚完成的漫画必赢56net手机版,画面夸张有趣。标题写着“飞行教员和他的女学员们”,画面是一位男教员和两位女学员的头像。
    梁星宇:“哇!这丫头可不简单。竟然能咬牙坚持到结业?如果是我,可能早就自我淘汰了,佩服,佩服!”
    师泽继续满意地端详着他的杰作:“我也觉得这孩子挺刚强的。不过,不管摊上什么样的学员,咱们当教员的就得想办法让她们飞出来,不能因为教学上的问题误人子弟。如果实在不行,那也没有办法。”
    此时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师泽、梁星宇同时转向门口。师泽将手中的画迅速放进了抽屉。
    梁星宇轻声地对师泽:“等等。”
    师泽不解地看梁星宇。梁星宇手忙脚乱地穿上了军上衣,看上去很不协调。
    师泽轻声地:“千金们来啦。”
    梁星宇走过去开门,门后果然是笑吟吟的林媛媛、英潇、舒远洋等四位姑娘,手里分别拿着抹布、扫把、拖把等。
    林媛媛不好意思地:“教员,我们……我们来帮你们打扫卫生。”
    字幕:飞行学员林媛媛(22岁)。
    梁星宇看了一眼师泽,难为情地:“不用,不用,我们自己来就行啦。”
    姑娘们不管那些,嘻嘻哈哈地一窝蜂拥进来,开始打扫卫生。
    师泽、梁星宇不知所措地站在旁边看着。
     
    32.停机坪  日  晴  外
    晨曦微露,几十架山鹰整齐排列在停机坪上,昂首待发。每架飞机侧方都有一组机务人员列队跨立式站立,飞行教学员们列队提着头盔走向山鹰,由后向前一组组依次停下来接收自己的飞机。每架飞机的机务人员分别向接收飞机的飞行教员报告飞机准备情况,交接飞机。
     
    33.停机坪  日  晴  外
    一架山鹰飞机旁。
    师泽领着英潇围绕飞机耐心地教她如何检查飞机。
    师泽:“对于我们飞行员来说,飞机就是我们的朋友,与它交流越多,它对你的付出就会越大。”
    英潇认真地听。
    飞机外部检查结束后,英潇向师泽敬礼:“30请示上飞机。”
    师泽还礼:“可以。”
    英潇坐进飞机前舱后,师泽站在扶梯上,非常仔细地帮助她穿伞、系保险带、连接氧气面罩和无线电插头,又从左到右检查着所有该检查的电门和开关。
    英潇很感动(独白):“狮子此刻就像我大哥,又像我老爸。”
    师泽坐进后舱,开始做穿伞、连接氧气面罩、连接无线电插头等动作。
     
    34.山鹰座舱  日  晴  内
    英潇和师泽分别坐在前后舱。
    英潇握驾驶杆和油门的手。
     
    35.停机坪  日  晴  外
    “砰”的一声,一发信号弹从塔台腾空而起,拉着抛物线徐徐降落熄灭。
    地面保障人员扭头向塔台方向张望。
    英潇关上了座舱盖,举起左手食指在空中划了几个圈,给地面的机械师一个开车的信号。
    英潇见机械师伸出拇指表示可以启动,便开起车来。
    山鹰飞机尾喷口喷出的热气。
    英潇向机械师打出了滑出的手势,当机械师给出可以滑出的手势后,飞机滑了出去。
    机务人员躲着尾部喷出的尾气。
     
    36.滑行道  日  晴   外
    朝霞的背景下,喷气式战机所特有的发动机声中,山鹰飞机依次在滑行道上滑行。
     
    37.跑道上  日  晴  外
    一架架山鹰滑进跑道,轮胎辗过跑道。
    山鹰一架接一架在跑道上加速起飞,伴随着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如出鞘的利剑迎着朝阳飞上天空。
     
    38.空中  日  晴  外
    一架山鹰完成一个大坡度盘旋,改为平飞。
    师泽无线电画外音:“30,我们上升,准备做垂直动作。”
    山鹰开始转入直线上升。
    师泽无线电画外音:“30,下面我做一套半滚倒转、跟头、半斤斗翻转,你注意看,全身肌肉要绷紧。”
    山鹰一个半滚倒转向地面俯冲下去。
     
    39.山鹰座舱  日  晴  内
    从前舱飞行员视角看出去,飞机正在倒转,前风挡框与绿色的大地均匀地相对移动着。
    前风挡框由下向上均匀地向着天地线移动,与天地线交集后,天地线在向下移动逐渐消失在视界内,由蓝色的天空代替。
    前风挡框继续与清一色的蓝天相对运动着,飞机越过了垂直90度的仰角,进入了倒转状态。
    倒着的天地线逐渐进入了飞机前风挡框,到达了斤斗的顶点后,突然停止旋转,飞机翻转过来,进入正飞。
     
    40.停机坪  日  晴  外
    忙碌而有序的飞行训练场面。停机坪上停放着一些正在加油、充气等待再次起飞的山鹰飞机,滑行的飞机在滑动,保障车辆在穿梭,各类人员正在忙碌。侧方跑道上有正在起飞和降落的山鹰飞机。
    飞机起飞的呼啸声中,一架山鹰正滑回停机坪,舒远洋端着一杯咖啡等在停机位旁。
    飞机停下并被推到停机位后,英潇打开座舱盖,先下了飞机,摘下头盔,脸上汗津津的,可见戴过氧气面罩留下的红痕迹,英潇有些兴奋和喜悦。
    师泽随后下了飞机。
    英潇向师泽敬礼:“30请示讲评。”
    师泽还礼,摘下头盔放到机翼上,从舒远洋手中接过咖啡。
    师泽看上去很高兴,喝了几口咖啡:“飞得不错,第一次飞,这样就可以了。下次要注意的是,喷气式飞机由于速度快,操纵舵面空气动压大,做垂直动作时,拉杆力量一定要大。”
    英潇喜形于色,敬礼:“是。”
     
    41.停机坪  日  晴  外
    飞机机头另一侧,英潇正向休息区方向走,正检查飞机的舒远洋小跑几步追上去急切地问:“哎,潇潇,你感觉怎么样?”
    英潇停了下来:“噢,太刺激了!无法形容,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舒远洋:“晕了吗?有要吐的感觉吗?”
    英潇:“没有。”
    舒远洋:“黑视了吗?”
    舒远洋:“没有。”
    英潇望着舒远洋那有些忐忑不安的表情赶紧安慰:“没关系的,感觉好像没有飞初教机那么难受,放开飞吧!”
     
    42.机场休息室   日  晴  内
    隐隐约约飞机起飞的呼啸声中,一些飞行教学员在休息,教员有的在喝咖啡,有的在抽烟。一位教员正在给一位学员讲着什么。英潇坐在那里正喜滋滋地喝水。
    舒远洋提着头盔、氧气面罩走了进来,虽然她极力装作没事的样子,但脸色特别不好,蜡黄色的,眼睛没神,略有些发红。
    英潇赶紧起来走上去,小声关切地问:“洋洋,感觉不太好是吗?”
    舒远洋点点头。
    英潇:“来,坐下歇一会儿。”
    英潇拿起杯子接了一杯咖啡,递给舒远洋,心疼地看着她。
     
    43.停机坪  日  晴  外
    程浩达刚飞完,正在提着头盔从一排山鹰前往休息室走。
    字幕:一中队长程浩达(40岁)。
    师泽迎着程浩达走了过来。
    程浩达:“哎,121,怎么啦?你那两个弟子飞得怎样?”
    师泽:“30没多大问题,动作掌握能力不错,身体也很好,顶得住。就是31,有点儿小麻烦。”
    程浩达:“就是初教团介绍的那个有些晕机的舒远洋吧?”
    师泽:“是。她吐了。”
    程浩达:“你小子,也不悠着点儿。”
    师泽:“我已经很柔和了。”
    程浩达:“今天安排她飞几个架次?”
    师泽:“两个架次,都是特技加起落航线。”
    程浩达略一沉思:“这样吧,下一个架次,只飞起落,特技先取消吧。”
    师泽高兴:“谢谢中队长!”
     
    44.机场休息室  日  晴  内
    师泽正对舒远洋说:“31,下一个架次我们只飞起落,特技先不飞了。今天你先缓一缓,明天再飞特技。”
    舒远洋状态看上去比刚下飞机时好些,她沉默片刻,坚定地摇摇头:“不,我一定要飞特技。”
    师泽很感动,犹豫了一下:“好吧,咱们走。”
    师泽和舒远洋转身向外走去。
    英潇望着他们的背影,眼睛有些红了。
     
    45.地面训练场  日  晴  外
    体育参谋正在对学员们进行严格的体能训练。
    男学员们正在场地旁边进行折返跑训练。
    女学员正在进行小推车力量训练。学员们两人一组,一位学员两手着地在前,另一位学员在后面抓住前面学员的双腿夹在腋下,前面的学员挺直腰腹,用两只手撑地交替前行。
    英潇和舒远洋一组,英潇在前,舒远洋在后。英潇咬着牙坚持着,舒远洋轻声鼓励着她:“潇潇,我们是勇士。”
    体育参谋吹哨:“好!停!大家放松活动一下。”
    在一片哎哟的呻吟声中,女孩子这边,每组前面的学员全部趴在了地上,后面的学员也纷纷坐了下来。
    林媛媛痛苦地拍掉了粘在手上的沙粒,吹了吹手上的灰土,揉着双手:“哎呀,再不停下来,本公主就要成猪八戒啦。”
    舒远洋:“啥?多难听,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还猪八戒,那我还成孙悟空了呢。”
    林媛媛:“我快撑不住啦,马上就要头拱地啦!”
    英潇、舒远洋等姑娘哈哈大笑。
    笑声中,男学员帅可新从男学员那边带着调皮的笑走了过来。
    字幕:飞行学员帅可新(22岁)。
    舒远洋向英潇使了个眼色,示意有人来了。
    英潇转头见是帅可新,故作诧异地:“怎么啦,小布丁,啥情况?”
    帅可新似乎有些怵她,坐到英潇对面,欲言又止。
    英潇(独白):“也不知道什么奇怪的缘分,我和帅可新成了我们中学我们班级诞生的空军飞行员龙凤胎。‘小布丁’这外号还是我在中学时给他起的。”
    英潇警觉地盯着他,帅可新想了想很谨慎地说道:“潇潇,如果让你们女孩子飞个运输机呀轰炸机的,我绝没什么想法,但是战斗机就不同啦。”
    英潇特别敏感地:“战斗机怎么啦?”
    帅可新很得意地:“战斗机驾驭权应该在男人那里。你看,姐姐,这几年的军事、体育、跳伞训练,还有初教机的飞行训练,对你们这些花季少女来说,是多么残酷的磨炼和摧残呐。都心疼死我了!”
    说完,帅可新还调皮地做了几下甩眼泪的动作。
    英潇有些急了,连珠炮似的:“那么说,女孩子就没有驾驶战斗机的权利了吗?按照条件谁够格谁上啊!为什么还要分男的女的?你坦白地说,我——英潇,有没有当战斗机飞行员的实力?”
    林媛媛也貌似非常严厉地盯着他:“说!快说,打心眼儿地说!”
    舒远洋也帮腔:“说呀,发自肺腑地说!”
    帅可新躲闪着英潇的眼睛,显然很不情愿:“有,有还不行吗?但是,战斗机是要空中格斗的,这种刺刀见红的事儿,就应该是俺们老爷们的事儿吧?”
    英潇立刻反驳:“谁说的?古有花木兰,今有娘子军啊!”
    帅可新:“那多稀罕啊,你数数,自古以来有几个花木兰几个娘子军啊?”说完还挑衅地拍了拍自己胸脯。
    英潇似乎火了,几乎是在恶狠狠地说了:“告诉你,小布丁,你别得意!这学期咱俩单挑!看看谁会赢,就像在中学里考试一样,得分高低不分男女,怎么样?”
    帅可新吃惊地瞪大了眼睛看着英潇。姑娘们噢噢地叫着起哄,吸引了男学员们的目光。
    英潇起身走过去不轻不重地踢了帅可新一脚:“说呀,敢还是不敢?”
    帅可新爬了起来,停顿了一下,又拍了一下胸脯:“没问题呀,敢!”
    姑娘们又噢噢地叫着起哄,帅可新灰溜溜地往男孩子那边跑去,身后是姑娘们得胜后的欢笑声。
    男孩子们用起哄声迎接狼狈不堪的帅可新。
    英潇(独白):“其实,我心里有些发虚,小布丁已经不是中学时长着娃娃脸的那个小不点儿了,个子快赶上我了,脸上也开始有棱角了。”
     
    46.宿舍  日  晴  内
    一层楼梯口,刚刚下体育课的姑娘们正在上楼,累得腿疼,上楼都很困难。
    英潇扶着楼梯扶手正准备上楼。
    师泽着运动装从走廊一侧走过来叫了一声:“30。”
    英潇停下来:“教员。”
    师泽:“走,跑步去。”
    英潇不解。
    师泽:“我们陪31再跑个三千米。”
    英潇停在那里,为难地看着师泽。
    英潇很不情愿,摇了摇头,很牵强地笑着:“教员,我太累了,腿疼得不行,今天就算了,休息日我再陪她吧。”
    师泽盯着英潇,不动声色地:“好吧。”
    师泽转身朝门外走去,英潇茫然地看着他的背影。
     
    47.小教室  日  晴  内
    师泽和英潇、舒远洋在教室内。
    师泽对坐在对面的学员:“明天飞行,最后一个批次,30有一个压座飞行计划,是给我压座,我个人恢复一个高级特技。”
    英潇、舒远洋瞪大了眼睛。
    师泽:“30在前舱,负责开车、试车、关车以及空中起落架和襟翼的收放,其他都有我来做,你只管看。”
    英潇、舒远洋对视片刻,很高兴。
     
    48.宿舍  日  晴  内
    英潇在兴奋地翻看着山鹰飞行技术教科书,舒远洋坐在旁边陪着。
    随着英潇的翻动,一张又一张高级特技飞行动作组合轨迹图展现在镜头前,令人眼花缭乱。
    舒远洋:“哇,太高级了,好羡慕你呀!我看都看晕了。哎,潇潇,你晕了没?”
    英潇夸张地抖了一下肩:“晕倒是没晕,可是我有些怕怕。”
    舒远洋:“如果是我,我怕晕机,你又不晕机,怕什么?”
    英潇:“高级特技咱们还没有学到,好多动作数据、程序、操纵要领还有感觉都不懂,上去不就晕菜了。”
    舒远洋:“管它呢,又不是你飞,机会难得,就当提前预习了,多刺激呀。”
     
    49.空中  日  晴  外
    一架山鹰飞机在直线上升。
     
    50.山鹰座舱  日  晴  内
    英潇坐在前舱,师泽在后舱。从两人的神态和动作上,可看出是师泽在驾驶着飞机,英潇怡然自得地在向外观望。
     
    51.机翼下  日  晴  外
    八月的大平原。艳阳下,朵朵淡积云在飘浮,绿色的田野,弯弯曲曲的河流,东一簇西一簇的村庄忽隐忽现。
     
    52.空中  日  晴  外
    一架山鹰正在空中直线飞行。
    师泽无线电画外音:“30,看好啦,我开始做了。”
    英潇爽快的无线电画外音:“30明白。”
    山鹰一个半滚倒转向地面俯冲下去。
     
    53.山鹰座舱  日  晴  内
    从前舱飞行员视角看出去,飞机正在倒转,风挡框与绿色的大地均匀地相对移动着。风挡框越过垂直90度的俯角后,突然停住,迅速向左侧滚转一圈改平坡度,接着向上移动,与天地线相接后继续向上均匀移动,天地线在向下移动。
     
    54.山鹰座舱  日  晴  内
    座舱内光影的不断变换中,英潇痛苦的眼神。
     
    55.山鹰座舱  日  晴  内
    英潇(独白):“载荷太大了,我快顶不住了,眼睛开始发灰,这是黑视的前兆。”
    从前舱飞行员视角看出去,移动的风挡框及蓝色的天空逐渐变成灰色,一秒后逐渐恢复原状。
    风挡框突然停住,对着蓝天迅速滚转两圈半停住,呈倒转状态向下移动至天地线停住,向左翻转改成直线平飞。
     
    56.空中  日  晴  外
    一架山鹰正在从大坡度盘旋中改平,然后转直线上升。
     
    57.山鹰座舱  日  晴  内
    后舱的师泽观察着外面:“30,身体感觉怎么样?”
    英潇的眼神痛苦,面色苍白,额头冒着虚汗。
    英潇急促的呼吸声。
    英潇:“我感觉自己要死了,恨不得解开保险带,打开座舱盖,跳出飞机去。”
    师泽:“30,我们回去吧。”
    英潇沉默。
     
    58.空中  日  晴  外
    一架山鹰开始下滑转弯。
     
    59.山鹰座舱  日  晴  内
    飞机呈直线下滑状态。
    后舱的师泽关切地问:“30,现在感觉怎么样?还难受吗?”
    英潇不说话,摘下了一侧氧气面罩的锁扣。脸色苍白,虚汗淋淋,眼神无奈而痛苦,要呕吐的表情越来越强烈。
    英潇略俯下身伸手到飞行服腿上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塑料袋,急急忙忙打开袋口,将嘴对着口袋大口大口地呕吐了起来,塑料袋几乎要装满了。
    英潇吐完了,脸上挂满了痛苦的眼泪,嘴角留着一丝呕吐的残留物。
    英潇:“我此刻没有别的想法,一心只希望飞机尽快落地,让我早一点回到地面,回到人间。”
     
    60.停机坪  日  晴  外
    忙碌而有序的飞行训练场面。停机坪上停放着一些正在加油充气等待再次起飞的山鹰飞机,滑行的飞机在滑动,保障车辆在穿梭,各类人员正在忙碌。侧方跑道上有正在起飞和降落的山鹰飞机。
    一架山鹰滑了回来,被机务人员推回停机位。
    师泽下飞机动作很快,先于英潇下了飞机,然后站在扶梯旁等着英潇。
    英潇提着装满呕吐物的塑料袋缓慢地下飞机,非常难为情。
    师泽关切地搀扶着英潇。
    周边机务人员惊奇地看着英潇。
    师泽伸手接塑料袋:“30,给我吧。”
    英潇木然地递给了他,脸色像纸一样苍白,脸上眼泪鼻涕的痕迹犹在。
    师泽拿着塑料袋走向飞机尾部。
    英潇摘下头盔,掏出纸巾擦拭着脸。
    师泽空手走了回来,心疼地伸手想搀扶英潇,被英潇婉拒。
     
    61.停机坪  日  晴  外
    师徒二人走向机场休息室。
    师泽有些愧疚地安慰英潇:“没事了,30。”
    英潇:“对不起,教员。”
    英潇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师泽:“别哭,这有什么关系?我们回到地面了,休息一会就好了。”
    英潇:“对不起,教员。”
     
    62.宿舍  日  晴  内
    楼上英潇和舒远洋的宿舍,舒远洋正在对着小镜子描眉。
    林媛媛笑嘻嘻地走了进来,并关上了门:“洋洋,你这儿有啥好吃的?”
    舒远洋拿开眉笔,微笑着:“真是一个馋鬼。”
    又有几位姑娘闯了进来,纷纷叫着:“洋洋,有啥吃的没有?”
    舒远洋撂下了眉笔,剖开了一个榴梿,姑娘们叽叽喳喳地争相抢着,一人拿到一块儿吃着。怪异的味道从敞开的门弥漫到楼内。
     
    63.宿舍  日  晴  内
    楼下,师泽和梁星宇房间内,师泽正趴在书桌上画着漫画,梁星宇站在旁边看着。
    画面上一位飞行教员正在给两位女学员上课。教员在告诫学员:“你们是勇士,不是花瓶。”
    梁星宇似乎发觉了什么,嗅了嗅:“啥味,怎么这么臭?”
    师泽也皱紧了眉头,嗅着。
    梁星宇打开纱窗露头向楼上张望,传来姑娘们的笑声。
    梁星宇喊了声:“我说的呢,这么臭,她们在吃榴梿。”
    在姑娘们更开心的笑声中,梁星宇赶紧关窗户,同时对师泽:“快关门哪!”
    师泽捂着鼻子,快步走过去关门,无奈地:“这帮丫头,真馋,什么都吃。”
     
    64.宿舍  日  晴  内
    姑娘们的说笑声中,舒远洋吃着榴梿,微笑着走到窗前向外张望。
    篮球场上一个身穿运动装的姑娘正在练球,从身形和动作姿势上可看出那是英潇。
    舒远洋收起了微笑。
     
    65.篮球场  日  晴  外
    英潇情绪不高,正在不停地练习投篮。
    英潇(独白):“总感觉狮子是故意的,故意让我出洋相,他挺坏的。”
    英潇投出去的球蹦到另一边,向场外滚去,她缓步走向篮球。
    英潇(独白):“不过,潇潇你也不争气,现在才知道自己也是个笨蛋。”
    英潇捡起球,往球场走。
    英潇(独白):“多滚几圈儿就吐了,拉个跟头就要黑视了,这才哪儿到哪儿啊?等到飞空战,潇潇,你还行吗?”
    英潇走到场内,拿着球,在罚球区瞄着篮筐。
    英潇(独白):“潇潇,这样不行!再不努力,你就要输给小布丁,更可怕的是,你有出局的危险。”
    英潇投出一个球,球空心入网。
    英潇坚定的(独白):“潇潇,不蒸馒头争口气,做给狮子看看!”
     
    66.篮球场  日  晴  外
    帅可新一身便装翩翩走来。
    帅可新走到场边打了声招呼:“潇潇。”
     
    67.篮球场  日  晴  外
    英潇停下来诧异地看着帅可新。
    帅可新:“潇潇,怎么也不找个伴儿?”
    英潇沉着脸:“愿意。”
    帅可新仔细端详英潇的表情,英潇绷着脸。
    帅可新:“哎哟,我说姐姐,你这是怎么啦,谁欺负你啦?”
    英潇:“没人。”
    帅可新:“是不是因为昨天飞行的事啊?”
    英潇很敏感:“昨天飞行怎么啦?”
    帅可新不太会看英潇的脸色,一边拿过篮球投着篮,一边说:“昨天晕机吐了吧?那没关系的。我们教员说啦,那是很正常的,换了谁都会吐的。”
    英潇(独白):“啊,小布丁怎么知道了?”
    帅可新的球碰到篮筐弹向英潇这边,被英潇接到。他走过来拿过球去说:“当然啦,战斗机飞行员么,强健的体魄也很重要啊!”
    英潇气哼哼地走过去从他手中抢下篮球,转身走向宿舍。
    小布丁冲着英潇喊:“潇潇,潇潇,你怎么啦?”
    英潇头也不回喊了句:“别烦我!”
     
    68.宿舍  日  晴  内
    舒远洋开始换运动装。
    英潇也换运动装。
    舒远洋:“潇潇,你怎么也换衣服啊?”
    英潇笑吟吟:“从今天起,我陪着你,你陪着我,我们俩永远不分离。”
    舒远洋一把抱住英潇:“潇潇,你真是我的好姐妹。”
     
    69.操场上  日  晴  外
    师泽、英潇、舒远洋在奔跑。
     
    70.操场器械场地  夜  晴  外
    英潇在打滚轮,师泽、舒远洋站在旁边保护。
    英潇停下来后,舒远洋开始打,师泽和英潇站在旁边保护。
     
    71.操场上  日  阴  外
    师泽、英潇、舒远洋在雨中奔跑。
     
    72.操场器械场地  夜  晴  外
    英潇在打舷梯,师泽、舒远洋站在旁边保护。
    英潇停下来后,舒远洋开始打,师泽和英潇站在旁边保护。
     
    73.操场上  日  晴  外
    师泽、梁星宇陪着英潇、舒远洋、林媛媛等女学员在一起奔跑。
     
    74.健身房  日  晴  内
    师泽、梁星宇陪着英潇、舒远洋、林媛媛等女学员在练习腿部力量和腹肌力量。
     
    75.空中  日  晴  外
    一架山鹰正在从一个大坡度盘旋中改成平飞。
    英潇(画外独白):“这次不是压座,是师泽第一次带我飞高级特技,真正考验我的时候到了。”
    师泽无线电画外音:“30,下滑横滚、上升多次横滚。”
    英潇无线电画外音:“30明白。”
    山鹰一个半滚倒转向地面俯冲下去。
     
    76.山鹰前座舱  日  晴  内
    英潇坚毅的表情。
    英潇的手在操纵驾驶杆、油门杆。
    从前舱飞行员视角看出去,飞机正在天地之间不停地移动、滚转、旋转。
    座舱内光影的不断变换中,英潇的抗荷服各充气点在迅速像气球一样鼓起来。
    英潇坚定的眼神。
    英潇向后拉动着驾驶杆。
    从前舱飞行员视角看出去,移动的风挡框外是清晰的正在转换的蓝天和大地。
    座舱内光影的不断变换中,英潇自信的眼神。
    英潇的抗荷服各充气点像迅速放气的气球一样瘪了下去。
     
    77.停机坪  日  晴  外
    忙碌而有序的飞行训练场面。停机坪上停放着一些正在加油充气等待再次起飞的山鹰飞机,滑行的飞机在滑动,保障车辆在穿梭,各类人员正在忙碌。侧方跑道上有正在起飞和降落的山鹰飞机。
    飞机起飞的呼啸声中,一架山鹰正滑回停机坪,舒远洋端着一杯咖啡等在停机位旁。
    飞机停下并被推到停机位后,英潇打开座舱盖,先下了飞机,摘下头盔,脸上汗津津的,还可见戴过氧气面罩留下的红痕迹,显得很兴奋和喜悦。
    师泽随后下了飞机。
    英潇向师泽敬礼:“30请示讲评。”
    师泽还礼,摘下头盔放到机翼上,从舒远洋手中接过咖啡。
    师泽故意绷着脸,喝着咖啡。
    英潇的表情由高兴转为忐忑。
    舒远洋焦急地看着师泽。
    师泽终于绷不住了,脸上绽开了笑容:“第一次带飞高级特技,这样就可以了。”
    英潇喜形于色:“敬礼!”
    英潇(独白):“没出息的,我好像不太恨狮子了。
     
    ......
    (未完)如需要阅读全文请购买《www.56.net》杂志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内容:
最新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