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必赢56net手机版 > 2019杂志期刊 > 影视版 > 第1期 > 北京的江南
  • 北京的江南(陈咏 杨雁雁)
  • 1.北京丰台区太平洋服装厂门口  傍晚  外
    傍晚下班时分,下班铃声响过,在北京丰台区太平洋服装厂门口,一群身穿蓝色工作服的女工们面带疲惫走出工厂大门。
    齐大圣站在工厂门口,背着个绿色双肩包,仔细地看着走出来的女工们。他手上拿着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人二十岁左右,面目清秀。
    齐大圣挤进人流中,仔细地一个一个辨认着女工的模样。
    突然,他抓住一个样貌姣好的女工,对比着照片:“你是江南吧?”
    女工迅速挣脱开:“你谁啊?要干吗?”
    齐大圣尴尬地:“我叫齐大圣……我找江南。”
    女工冷漠地看着齐大圣:“什么江南江北的?这里河南人多!”
    女工说完白了齐大圣一眼,快步走开。
    齐大圣继续拿着照片仔细辨认着女工们。
    齐大圣又看到一个女工,上前拦住问:“你是江南吗?”
    女工白了他一眼,摇摇头。
    齐大圣追上去问:“那你认识江南吗?”
    女工再次摇头,小声嘀咕着:“神经病。”
    齐大圣见到个年纪模样相仿的就上前问一遍,对方不是摇头就是说不知道,偶尔还有人骂他两句“神经病”。
    路边一位遛弯的北京大妈走上前,把齐大圣拉到一边:“小伙子,你找谁啊?”
    齐大圣感激地回答:“大妈,我找江南。”
    北京大妈似乎来了兴致:“江南?名字蛮好听……男的女的?长啥样?多大年纪?哪儿人?啥事啊?”
    齐大圣拿着照片给大妈看,“大妈,您认识她吗?”
    北京大妈笑了:“哦,江南是你女朋友啊!找女朋友跑工厂门口干吗,吵架了?因为啥?跟大妈说说。”
    齐大圣:“您……认识她吗?”
    北京大妈摇头:“认不认识没关系,为啥吵架,大妈帮你分析分析。”
    齐大圣无奈地:“谢谢您……我还是自己找吧。”
    齐大圣转过身,摆脱了北京大妈,再一次挤进人流中。
     
    2.北京丰台区太平洋服装厂门口保安室旁  傍晚  外
    等到女工们全部下班走完了,齐大圣也没有找到江南。
    服装厂保安魏小军走出保安室,按动按钮,大门缓缓关上。
    齐大圣隔着近一人高的自动门喊道:“大哥,找个人。”
    魏小军:“找谁啊?都下班了。”
    齐大圣:“我找……江南。”
    魏小军笑了:“江南?哦,哦,江南style……”
    魏小军说着唱了两句走调的《江南style》,然后摇摇头:“嗯,不认识……明天再来吧。”
    魏小军走进保安室,齐大圣只好失落地走开。
     
    3.北京城乡接合部路边人行道  夜  外
    齐大圣背着双肩包漫无目的走着,他那身装束和这座城市有点不协调。
    齐大圣走进一家小餐馆,看看冷冷清清的店面和菜单上几十元的菜、十几元的面,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开了,招来老板鄙夷的目光。
    路边出现了一个霓虹闪烁的洗浴中心,齐大圣好奇地看了两眼,继续往前走。
    忽然,路边黑暗中闪出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拦住了齐大圣:“帅哥,要不要住宿?”
    齐大圣站住了,想绕过那女人继续往前走。
    那女人似乎不大甘心,继续缠着齐大圣:“你想住多少钱的啊?”
    齐大圣:“我不住宿,我是来找人。”
    中年妇女:“是不是长头发,大眼睛,高高的,长得白白静静的?”
    齐大圣停下脚步:“你咋知道?你认识……江南?”
    中年妇女诡异地笑着:“认识认识,跟我来吧。”
    齐大圣跟着中年妇女拐进一个小巷子里,越走越黑,越来越窄。
    齐大圣觉得有点不对劲:“还要走多久啊?”
    中年妇女:“不远,快了,最近查得紧,刚换的地方。”
    齐大圣停下了脚步,警觉地:“大姐,你真认识江南?”
    中年妇女停下来转过身说:“我们这儿江南江北、河南河北都有,你进去随便挑,给你打八折,包你满意。”
    齐大圣听到这里,吓得赶紧停下脚步往回就跑,飞快地逃离小巷。
    中年妇女在身后喊道:“小伙子,别跑,跟你开玩笑的!”
     
    4.北京丰台区太平洋服装厂门口  夜  外
    半夜时分,齐大圣背着双肩包,拖着疲惫的身体又回到了服装厂门口。
    保安看到齐大圣,惊奇地从保安室里走出来:“你半夜三更的,怎么又来了?”
    齐大圣:“大哥,我没地方去……能给我点水喝吗?”
    齐大圣掏出个破旧的杯子,魏小军接过来给他倒了一杯热水。
    齐大圣放下肩上的双肩包,在保安室旁边台阶上坐了下来。
    齐大圣:“你们这东西太贵,吃碗面要18,一瓶水要4块。”
    齐大圣说完从包里掏出来一块饼,吃一口饼,喝一口水,几口就把一大块饼吃完了。
    魏小军看着齐大圣:“听口音,是浙江人吧?”
    齐大圣:“桐乡的……大哥你呢?”
    魏小军用方言说:“丽水的。”
    齐大圣激动地站起来,上前握住魏小军的手:“这么巧!咱们老乡啊!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魏小军尴尬地抽回手:“这大半夜的……要不……你进来眯会儿?”
     
    5.北京丰台区太平洋服装厂门口保安室  晨  内
    保安室里很小,只有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
    魏小军坐在椅子上,齐大圣趴在桌子上,睡得很香。
    天亮了,魏小军推了推大圣:“喂,醒醒。”
    齐大圣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着魏小军。
    魏小军:“我该下班了,给你找了个大姐,她来的年头长,厂里人头熟。”
    齐大圣兴奋地站起来:“真的?”
     
    6.北京丰台区太平洋服装厂门口  晨  外
    魏小军带着一位三十岁出头的女工出现在齐大圣的面前。
    魏小军向齐大圣介绍:“这是王姐,有什么事情问她吧。”
    王娟打量着齐大圣:“江南是你什么人?找她干吗?”
    齐大圣:“我……是她……亲戚。”
    王娟还是有些怀疑:“什么亲戚?”
    齐大圣犹豫了一下,从身上掏出一本红色的结婚证,递给了王娟。
    王娟打开看了一眼有些惊讶:“你是她……老公?”
    齐大圣尴尬地点头,而后又摇头。
     
    7.北京郊外某小区江南家  日  内
    齐大圣拿着一张写着江南住处的纸条走进小区,找到江南租住的房子。
    防盗门虚掩着,齐大圣敲了敲门,没有人应答。
    齐大圣推开门,探进头往里看,一室一厅的房子虽不大,但收拾得干净整洁。
    厨房里传出江南的声音:“怎么才到,又堵车了?快洗洗手吃饭。”
    齐大圣有些诧异,也没多想,听话地进了屋,在餐桌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江南在厨房忙着,丝毫没有注意到来人竟是齐大圣。
    江南:“给你做了西湖醋鱼,第一次做,不知道味道怎样,不许说难吃啊。”
    齐大圣以为要被款待,有些尴尬地笑了。
    江南端着一盘焦色的西湖醋鱼,汤汁满满的,小心翼翼地朝餐桌移动。
    齐大圣连忙站起来:“我来端吧,第一次见面还让你……怪不好意思的。”
    江南突然发现面前是个陌生男人,大叫一声,手里的盘子哐当一声掉到地上摔碎了,鱼和汤汁洒了一地。
    江南大叫:“你是谁?救命啊!”
    齐大圣:“江姐,你别喊,我不是坏人。”
    江南警觉地:“你……叫我什么?”
    齐大圣:“江南姐,我是江北的……男朋友。”
    江南仔细打量齐大圣:“你就是那个什么……孙大圣?”
    齐大圣讪讪地:“是……齐大圣。”
    齐大圣看到江南肚子隆起,像是怀孕七个月的样子。
    齐大圣:“你……快生了吧?”
    江南心情似乎平静下来:“还有几个月呢。”
    齐大圣看到地上的碎盘子和汤汁,迅速找到抹布扫帚打扫干净,然后从背包里拿出了两盒家乡特产,放在茶几上。
    齐大圣:“听江北说你在北京打工,一直想来看看你,也没什么机会……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给你捎了点家乡特产。”
    江南拿起桌上的特产盒,看了看:“是江北让你来找我的?”
    齐大圣:“嗯。”
    江南:“上次她给我打电话,说她去广州了,你没跟她一起去?”
    齐大圣突然有些紧张:“没……其实我……我是来找你的……”
    江南疑惑地看着齐大圣。
    齐大圣从身上掏出一张结婚证放到茶几上,语无伦次地:“……我和江北……领结婚证……用了你的名字……”
    江南拿起面前的结婚证,看了半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江南:“你和江北结婚,为什么用我的名字?”
    齐大圣:“江北她……年龄不够。”
    江南:“你是说……我……已经结婚了?”
    齐大圣:“嗯……这事儿……没跟你商量……真是对不起……”
    江南表情愤怒:“你这个混蛋!让我以后……怎么嫁人?”
    齐大圣:“对不起,当时……太着急了!”
    江南:“你们混蛋!我孩子都快生了,你说,让我怎么办?”
    江南站起身来,突然将手里的结婚证撕成两半,向齐大圣的脸上扔去。
    齐大圣躲闪不及,结婚证砸到了他的脑门上,又滚落到地上。
    齐大圣连忙捡起来,不住地道歉:“对不起,江南姐,真的对不起!”
    江南指着齐大圣大声骂道:“滚!赶快给我滚!”
    江南把齐大圣推出门,又把两盒特产也扔出来,哐当一声把防盗门关上了。
     
    8.北京丰台区太平洋服装厂门口  夜  外
    齐大圣筋疲力尽地走回到服装厂门口。
    魏小军看到了他,从保安室里走出来。
    魏小军:“回来了?找到江南了?”
    齐大圣垂头丧气在台阶上坐下来:“……找到了。”
    魏小军:“她同意了吗?”
    齐大圣:“把我骂出来了。”
    魏小军笑了:“是该骂你,这种事你都做得出。”
    齐大圣低下头,不说话了。
    魏小军:“你得想想办法,向她道歉,求她原谅。”
    齐大圣抬起头,一脸迷惑:“怎么才能让她原谅?”
    魏小军想了想:“给她送花,买点礼物什么的,不知道行不行?”
    魏小军说完见齐大圣半天没回答,扭头一看,发现他已经坐在台阶上睡着了。
     
    9.江南租住的小区门口  日  外
    齐大圣提着一袋水果走进小区。
    远处两个胳膊上戴着红色“治安联防”袖章的老太太警惕地注视着他。
    齐大圣把头一低,拐进了江南居住的楼门。
     
    10.江南家门口  日  内
    江南家门口放着一束齐大圣送的鲜花,已经有些蔫了,花朵耷拉着头。
    齐大圣敲敲门,里面没有声音。
    齐大圣:“江南姐,是我。”
    屋里传来轻轻的脚步声,却没有人回答。
    齐大圣:“江南姐,我是大圣……知道你在家,刚知道你不喜欢花……给你买了水果。”
    屋里突然传出江南的叫骂声:“滚!”
    齐大圣讪讪地:“江南姐,多吃水果孩子长得水灵,给你挂门上了,我走了,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屋里江南的声音:“滚!别再来了!”
     
    11.江南租住的小区附近某小商店  夜  内
    齐大圣推门走进商店,店面很小。
    一个老头在柜台里看着电视,电视上正在播放着无聊的地方台晚会。
    齐大圣指着柜台上的方便面:“师傅,来桶方便面。”
    老头看了大圣一眼,伸了五根手指头,继续看电视上的那些无聊节目。
    齐大圣从口袋里掏出了五块钱放在柜台上,撕开一桶方便面,坐下来和老头一起看着无聊的电视节目。
    齐大圣:“有开水吗?”
    老头没理睬他,被电视节目逗笑了,笑完回头看了一眼齐大圣。
    齐大圣也连忙对着老头傻笑了两声。
    过了一会,老头又回头看了一眼齐大圣,发现他已经趴在柜台上睡着了。
    老头站起身走过来,拍拍齐大圣的肩膀:“喂!小伙子。”
    齐大圣惊醒了,站起来突然打个喷嚏,茫然地看着老头:“……怎么了?”
    老头被齐大圣的喷嚏喷了一脸,他恼怒地:“你干吗?要睡回家睡去!”
    齐大圣懵懵懂懂地:“嗯……我家不在北京。”
     
    12.江南家客厅/卧室  日  内
    江南蓬头垢面从床上爬起来,走到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她眼睛红红的,明显是刚才哭过了。
    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江南从猫眼里看到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
    江南疑惑地:“谁啊?”
    王虹:“物业,查水表。”
    江南打开门,一个长相剽悍的女人闯进来,她是杜海生的老婆王虹,她一把推开江南,一边喊着自己老公的名字,一边往卧室里走。
    王虹:“杜海生,你给我出来!别藏了!”
    江南挡在王虹身前:“你是谁?”
    王虹执意要查看卧室:“你闪开!”
    江南:“你再不走我就喊人了,小区里到处都是监控。”
    王虹转过身,看着江南:“喊吧,原配打小三,正好把街坊邻居喊过来凑个热闹,也让大家都看看你是个什么货色。”
    江南吓得后退了两步:“我不认识你……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王虹:“别装蒜了,有人告诉我杜海生包养小三,开始我还不信,今天来一看,孩子都有了。行啊!你们这些乡下土包子,以为勾搭上老板生个儿子,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我告诉你,没门!”
    王虹转身要进卧室,江南使劲拉住她,王虹用力推了江南一把,江南险些摔倒,幸好被碰巧进门的齐大圣扶住。
    王虹:“你是谁?”
    江南看着齐大圣手里的水果急中生智,责备道:“让你买个水果,怎么去了这么老半天?是不是又去抽烟了?”
    齐大圣愣住了,半天不知道怎么搭腔。
    江南:“没看见来客人了,把水果拿去洗洗。”
    齐大圣听话地提着水果进了厨房。
    江南笑着向王虹介绍:“这是我老公齐大圣,闷葫芦一个,一天也说不了两句话。你是来找杜老板的吧,几个月以前我就辞职了,好久都没见他了。”
    王虹半信半疑地:“误会了……刚才的事……我先走了。”
    江南:“吃点水果吧。”
    王虹:“不了,我还有事。”
    王虹匆匆离开了。
    齐大圣端着一盘橙子走到客厅里,见江南阴沉着脸,放下盘子也准备离开。
    江南没好气地问:“你干吗去?”
    齐大圣收住了脚,愣愣地站在客厅里。
    江南坐到沙发上:“人走了,出来吧。”
    杜海生穿着睡衣,小心翼翼从卧室衣柜里钻出来。
    齐大圣见状吓了一跳,却也不敢说话。
    杜海生走到江南身边,嬉皮笑脸地:“开门前也不看看是谁,多危险啊。”
    江南怒气冲冲:“杜海生,原配打上门了,你让我们娘俩怎么办吧?”
    杜海生:“这不是没事嘛,幸好你反应快……”
    杜海生瞧见旁边站着的齐大圣,连忙让座:“兄弟,你真是及时雨啊,我的救命稻草,今天多亏了你,不知道怎么称呼啊?”
    齐大圣求助似的望着江南。
    江南:“我妹妹的男朋友,叫齐大圣……来北京找工作的。”
    杜海生热情地:“原来是妹夫啊……找工作是吧?包在我身上了!”
    江南没好气地:“你凑什么热闹?”
    杜海生:“妹夫千里迢迢来投靠咱们,帮忙找个工作还不是应该的?都会干什么啊?”
    江南:“什么都不会!”
    杜海生:“没关系,不会可以学,现在住哪里啊?”
    齐大圣支吾着:“刚来两天,还没找到住的地方。”
    杜海生:“那太好了!你就先住在这里吧。”
    江南:“住这儿?开什么玩笑?就这么大地方,他睡哪儿?”
    杜海生看着江南,拍了拍屁股底下的沙发。
    江南生气地进了卧室,杜海生追了进去。
    齐大圣摸了摸坐下的沙发,头靠在沙发靠背上,脸上露出一副惬意的表情。
     
    13.江南家卧室  日  内
    江南靠在床上生闷气,杜海生好言好语地哄着她。
    杜海生:“亲爱的,我这可是为你着想,妹夫留在这里,一是可以照顾你,二是万一我家那位再来了,也好打个掩护……”
    江南:“来就来呗,我才不怕她,大不了鱼死网破。”
    杜海生摸着江南的肚子:“我知道你是女中豪杰,可是你要为孩子着想啊,万一磕着碰着怎么办?”
    江南:“杜海生,你到底怎么想的?不能总这么不清不楚一辈子吧?”
    杜海生:“咱不都说好了吗?你还不相信我啊?我绝对不会委屈你的,离婚的事我正在和她谈,还需要一点时间。”
    江南不满地扭过头去:“嘁!你就会这两句。”
     
    14.江南家卧室/客厅  夜  内
    江南躺在卧室的床上辗转反侧,齐大圣睡在客厅的沙发上鼾声如雷。
    江南生气地用手捂住耳朵,可是丝毫不能阻隔齐大圣的呼噜声。
    江南索性用被子蒙住头,可是被子里又热又闷,她实在受不了。
    江南跳下床来,摸着黑走到客厅里。
    齐大圣在沙发上睡得四仰八叉,江南轻轻推了推齐大圣,没什么反应。
    江南又拍了拍齐大圣,齐大圣止住了呼噜声。
    江南满意地准备回卧室继续睡觉,哪知齐大圣转了个身,挠了挠肚子,又继续打鼾。
    江南气愤地冲齐大圣的肚子蹬了一脚,齐大圣惊得从沙发上滚到了地上。
    齐大圣迷迷糊糊地:“怎么回事?”
    江南:“你打呼噜能不能小声点?”
    齐大圣:“不可能,我从不打呼噜啊。”
    江南:“你还不承认?一会儿我给你录下来。”
    江南说完走进卧室,用力关上了房门。
     
    15.江南家卧室/客厅  夜  内
    江南躺在卧室床上辗转反侧,她按亮了手机,显示是凌晨3:10。
    江南仔细听着客厅的动静,外面一片寂静,只有钟表指针的嘀嗒声。
    齐大圣害怕自己打呼噜,索性坐在客厅沙发上,刚快睡着一个激灵又醒过来。
    江南打开手机的录音机,悄悄下了床,打开了门,想录下齐大圣的打鼾声。
    江南蹑手蹑脚打开门,被黑暗中坐着的齐大圣发现了。
    齐大圣:“江南姐,你怎么还不睡啊?”
    江南吓了一跳,故作镇定地:“我喝水……你怎么还不睡?”
    齐大圣:“我害怕我打呼噜吵到你。”
    江南:“你终于承认自己打呼噜了吧?”
    齐大圣摸摸头:“不是承认……我是相信你!”
    江南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你傻啊你?快睡吧。”
    江南说完倒了一杯水,转身进了卧室。
     
    16.江南家厕所  早晨  内
    江南黑着眼圈、蓬头垢面地走出卧室,打开厕所的门,突然发现齐大圣坐在马桶上,吓了一大跳。
    江南气急败坏地:“你怎么不插门啊?”
    齐大圣:“对不起,我忘了。”
    齐大圣说完,连忙站起来插门,裤子突然掉了下来,他急忙用双手捂住。
     
    17.江南家客厅  日  内
    江南把地板拖得干干净净的。
    齐大圣提着两大包菜进了屋,没有换鞋,踩得满屋子都是脚印。
    江南气得拿起拖把,重新把地拖干净。
     
    18.江南家客厅  早晨  内
    次日,江南黑着眼圈、蓬头垢面地站在厕所外面,她用力敲门。
    江南气急败坏地:“你在里面干吗呢,生孩子啊?”
    齐大圣急急忙忙从厕所里出来,一边走一边提裤子。
     
    19.江南家客厅  日  内
    齐大圣拿着拖把拖地。
    江南在客厅里转悠着吃饼干,一边吃一边故意把饼干渣子掉在地上。
    江南指挥着齐大圣:“这里……还有这里……那边还有……”
    齐大圣听话地放下拖把,用扫帚把饼干渣子扫起来。
     
    20.江南家厕所  日  内
    次日,齐大圣黑着眼圈、蓬头垢面地在厕所外面来回踱步。
    齐大圣央求着:“江南姐,我实在忍不住了……”
    江南在厕所里慢悠悠地化着妆,听见齐大圣的央求声,忍不住笑了。
     
    21.江南家卧室/卫生间  日  内
    江南把床上的、凳子上的、衣架上的、衣柜里的脏衣服一件件扔到齐大圣身上,直到他实在抱不动了。
    江南:“把这些衣服都洗了,记着分开洗啊!”
    齐大圣答应着转身走进卫生间,还是把衣服一股脑都塞进了洗衣机。
     
    22.江南家阳台  日  内
    江南走到阳台收衣服,突然发现自己的T恤和裙子被染得红一道蓝一道。
    江南气急败坏地:“齐大圣,我的裙子!你给我过来!”
    坐在沙发上休息的齐大圣知道自己干了坏事,赶紧站起来,想溜之大吉。
    齐大圣:“江南姐,我去买菜了。”
    齐大圣说完,消失在门外,江南拿着洗坏的衣服暗自生气。
     
    23.江南家厕所  日  内
    次日,江南提着新买的衣服回到家,见齐大圣正在厕所洗衣服。
    江南好奇地走过去,哪知齐大圣正在仔细用手洗着她的内衣裤。
    江南:“你手上拿的什么?”
    齐大圣把内衣裤晃了晃:“脏衣服啊。”
    江南一把抢过去:“变态!”
    江南走开后,齐大圣又开始拿着刷鞋的刷子清洗着江南的LV包包。
    江南刚转身回来看到惊叫一声:“我的LV啊……”
    江南伸手一把抢过包包,心疼地抱在怀里:“你以后别帮我干活了!”
    齐大圣笑了:“好,江姐……我们老板娘也有个这样的包,这个厂家真奇怪,叫啥不好,非得叫驴牌。”
    江南一脸不屑地,把包在齐大圣眼前晃了晃:“看好了,LV!正版的Louis Vuitton!”
    齐大圣有些不安地:“是不是很贵啊?”
    江南没好气地回答:“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24.江南家客厅  日  内
    江南躺在沙发上,摸着自己的肚子,指挥着齐大圣干这干那。
    江南:“那个谁,把餐桌移到那边。”
    齐大圣累得哼哧哼哧地抬了过去。
    江南:“两面靠墙还怎么吃饭啊?挪出来点,哎呀,过了,再往里面点。”
    齐大圣听从江南的指挥,挪动着餐桌。
    江南:“把这幅画挂在餐桌上头。”
    齐大圣听从江南的指挥,踩着椅子去挂画。
    江南:“歪了,你怎么一点审美都没有啊!”
    齐大圣再次爬到椅子上,把画框扶正。
    江南:“把客厅的海棠搬到卧室去。”
    齐大圣搬错了,搬成了杜鹃花。
    江南:“不对,那是杜鹃!杜鹃和海棠你都分不清啊?那男人女人你怎么就能分清呢?”
    齐大圣:“江南姐,我真的不认识,我只认识咱家地里的油菜花。”
    江南突然有些感慨:“唉,小时候我经常和江北在油菜花地里乱跑,那么绿油油黄灿灿一大片,好像怎么也跑不到头……我有四五年没见过油菜花了。”
    齐大圣笑了:“想看油菜花容易啊,过一阵就该开花了,我陪你回老家看啊。”
    江南突然警觉起来:“好啊,骗我跟你回老家离婚吧?想得美!”
     
    25.江南家厨房/客厅  日  内
    齐大圣戴着江南的女士围裙,在厨房里忙着做饭。
    江南从衣柜里翻出来一条旧毛毯,扔到客厅的沙发上。
    江南:“孙大圣,把毛毯铺到沙发上,别给我睡脏了。”
    齐大圣:“江南姐,我不叫孙大圣,我姓齐。”
    江南:“好,我知道了……哎,你既然不姓孙,你爹妈为什么叫你大圣啊?”
    齐大圣:“我妈快生我的时候,电视里正在放《西游记》,砰的一声孙悟空从石头缝里蹦出来,我就生出来了……我爸说就叫大圣吧。”
    江南:“这么说来,你还真应该叫孙大圣。”
    齐大圣:“江南姐,你儿子叫什么名字啊?”
    江南摸着自己的肚子:“没定呢,起了好多名字,都觉得配不上我家儿子。”
    江南又走进卧室,从床头拿了几件脏衣服扔到沙发上。
    江南:“孙大圣,把这几件衣服送到干洗店去。”
    齐大圣答应着,把饭菜端上桌。
    齐大圣:“江南姐,尝尝我的手艺。”
    江南和齐大圣围坐在桌前,两菜一汤做得色香味俱全。
    江南夹了一口菜:“看不出来你还挺有两下子的。”
    齐大圣:“我在老家的餐馆里干过。”
    江南:“改天好好跟你学学。”
    齐大圣:“江南姐,怎么好几天不见姐夫了?”
    江南:“他忙,厂子里的事都等着他来打理,哪能跟你一样。”
    齐大圣:“嗯,也是……你跟姐夫……怎么好上的?”
    江南:“你想打探我的秘密?”
    齐大圣挠头:“不是……我只是……”
    江南笑了:“告诉你也没啥,我在他厂里打工,有一天下班,他拦住我说要请我吃饭,然后就带我去了一家日本料理店,特别高级,服务员都穿着和服,一进门就给你鞠躬——哎,你吃过日本料理吗?”
    齐大圣摇头:“没吃过。”
    江南不屑地:“哼,亏你还当过厨子呢。”
    齐大圣不好意思地:“我不是厨子,只是在后厨帮忙,会炒几个菜,哪吃过那玩意儿啊!”
    江南:“杜海生说他最喜欢我这种长头发、大眼睛的南方姑娘了,还说我名字特别好听,有诗意……诗意你懂吗?”
    齐大圣摇摇头:“……不懂。”
    江南:“没文化。”
    齐大圣:“江南姐,你看上……姐夫啥了?”
    江南自豪地:“有车有房有厂子,年轻有为啊,长得也不差,哪个姑娘不喜欢?我们服装厂的姑娘都把他当作男神,还有女孩把他照片当手机屏保呢。”
    齐大圣:“可是……他有老婆啊。”
    江南:“他当时骗我说他离婚了,两个女儿也跟了前妻……我怀孕五个月才知道——说啥都晚了……”
    齐大圣听了,低头不语。
     
    26.江南家的小区  傍晚  外
    江南摸着肚子,在小区里遛弯。
    一辆电动快递车驶入小区,在她身旁停下来,快递小哥低着头戴着帽子,看不到脸。
    齐大圣:“是江南吧?你的快递。”
    齐大圣把一个盒子递给江南,江南疑惑地:“我最近没买东西啊?”
    江南发现盒子没有封上胶带,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只红红的大苹果,这才发现自己上当了,旁边的齐大圣已经笑得前仰后合。
    江南假装生气,拿出苹果,把空盒子扔到齐大圣身上。
    齐大圣拍拍快递车:“美女,要不要去兜兜风啊?”
    江南:“你啥时候成快递小哥了?”
    齐大圣指着自己的快递工服:“带来的钱快花光了,我不能坐吃山空啊!”
    江南上下打量着大圣:“你行啊,比以前精神多了。”
     
    27.北京某公园里的小广场  夜  外
    公园的小广场里,一群大妈们兴高采烈地跳着舞。
    齐大圣和江南走到广场边上,饶有兴趣地看着。
    一曲结束,又响起了《小苹果》的音乐。
    江南兴奋地叫道:“哎呀,小家伙踢我了。”
    齐大圣:“还是个喜欢音乐的孩子,来,叔叔给你跳一段。”
    齐大圣随着音乐舞动起来,跳得既不像街舞,也不像广场舞。
    江南也在一旁高兴地跟着音乐轻轻扭动着身子。
     
    28.北京丰台区某路边商店门口  日  外
    齐大圣的快递车停在某家商店门口,他把一个大快递箱递给店家。
    齐大圣:“快递,麻烦您签收一下。”
    店家潦草签了字,收下了货。
    齐大圣坐上快递车,正要开动,突然被路边一对男女吸引住了。
    两人搂搂抱抱,甚是亲密,女人一副大学生模样,而男人正是杜海生。
    齐大圣坐在快递车上,目睹杜海生搂着女孩走进了马路对面的快捷宾馆。
     
    29.江南家客厅  夜  内
    江南坐在沙发上休息,齐大圣进了门。
    江南:“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齐大圣支吾着:“今天的快递多,刚送完。”
    江南:“那就早点睡吧。”
    齐大圣:“姐夫这几天没来?”
    江南:“没来,今天打来电话,说是要去广州进货,下个礼拜才能回来。”
    齐大圣小心翼翼地问:“你觉得……姐夫他……对你是真心的吗?”
    江南一愣:“你什么意思?他说过要离婚娶我,发过毒誓的。”
    齐大圣:“如果他是骗你的,除了老婆和你……还有别的女人怎么办?”
    江南:“你……看见了?”
    齐大圣:“没……没有。”
    江南:“你无凭无据说这些干吗?存心不让我好过啊?”
    江南说完气呼呼地走进卧室,重重地关上了门。
     
    30.江南家的卧室/客厅  夜  内
    夜凉如水,江南在床上辗转反侧。
    齐大圣在客厅沙发上也辗转反侧,睡不着。
    江南拿起手机,打开微信,找到了杜海生的头像,发了一条微信。
    江南:“睡了吗?”
    对方没有回复。
    江南又发了一条:“你是真心爱我吗?”
    对方还是没有回复。
    江南蜷缩在被子里,轻声啜泣起来。
    齐大圣静静躺在客厅沙发上,听着卧室里的动静,不敢出声。
     
    31.江南家的小区楼下  晨  外
    齐大圣身穿着快递服,刚走出楼门,下意识地看了看停在楼下的快递车。
    快递车旁,一辆黑色轿车停了下来,王虹和两个满脸横肉的壮汉下了车。
    王虹指了指楼上,跟两个壮汉说了几句什么。
    齐大圣连忙转身跑进电梯,等王虹带着两名壮汉冲进楼道,电梯门早已关上。
     
    32.江南家门外/楼梯间  晨  内
    齐大圣冲出电梯,迅速来到江南家门外,急速敲门。
    江南睡眼惺忪地打开门:“又忘带东西了?”
    齐大圣:“姐夫老婆带人来了!”
    齐大圣说完拉着江南就往楼梯口跑去。
    身着睡衣的江南嘴里嘟囔着:“我还没换衣服呢。”
    两人刚躲到楼梯间门后,电梯就开了,王虹就带着两名壮汉冲出来。
    王虹:“今天给我好好教训这个小贱货!打完直接带她去医院做手术。”
    江南听到这里,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肚子,一脸的恐惧。
    齐大圣连忙拉着江南从楼梯往下走,身后传来了剧烈的敲门声。
     
    33.江南家楼下的电梯口  晨  内
    齐大圣拉着江南下了两层楼,江南已累得气喘吁吁。
    齐大圣:“你在这等着,我看看电梯能坐吗?”
    齐大圣说着松开江南的手,来到电梯口,按亮电梯的按钮。
    电梯楼层显示还在江南家那层,大圣惴惴不安地看着下行的电梯。
    电梯门开了,电梯里没人。
    齐大圣用旁边的废纸箱挡住了电梯门,转身去叫江南。
    齐大圣拉着江南的手进了电梯,关上了电梯门。
     
    34.江南家门口  晨  内
    王虹指挥两名壮汉敲门,敲了半天里面也没有声音。
    王虹:“给我使劲敲,她肯定躲在里面呢。”
    两名壮汉继续敲门,王虹注意到电梯的指示灯在下行,最后停在8楼不动了。
     
    35.江南家楼下  晨  外
    齐大圣拉着江南跑出居民楼,来到自己的快递车前。
    齐大圣打开快递车车厢,示意江南坐进去。
    江南还在犹豫:“你要带我去哪里?”
    齐大圣:“快上车,跟我走。”
     
    36.江南家门口走廊  晨  内
    王虹走到楼道的窗前往下看,发现了楼下的江南和齐大圣。
    王虹大叫一声:“快过来,她在楼下呢!”
    两名正在敲门的壮汉连忙跑到窗前,一起往下看去。
    王虹指着楼下的江南大喊:“小贱货,你给我站住。”
     
    37.江南家楼下  晨  外
    江南还在犹豫,齐大圣听到楼上的叫喊声,一把抱起江南,放进快递车厢。
    齐大圣关上快递车厢门,骑上快递车,飞速驶出了小区。
    身后的楼上继续传来王虹和大汉叫骂声。
     
    38.北京丰台某小旅馆的房间  日  内
    齐大圣把江南带进一个廉价小旅馆,房间很小,只有一张床和两把椅子。
    齐大圣:“江南姐,你先休息会儿,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江南:“算了,我没胃口,你快去干活吧。”
    齐大圣犹豫了一下:“那我走了,你自己小心点啊!”
    齐大圣说完带上门走了,江南惊魂未定地坐在床上,流下了委屈的眼泪。
     
    39.小旅馆的房间  夜  内
    齐大圣手里提着餐盒,小心翼翼地敲门。
    齐大圣:“江南姐,是我。”
    江南走过来打开门,齐大圣把餐盒递给江南:“吃点东西吧。”
    江南:“你吃吧,我不饿。”
    齐大圣:“我吃过了,给你带的。”
    江南沮丧地回到床边坐下来,默默流泪。
    齐大圣:“姐夫的电话打通了吗?”
    江南:“他说在广州,让我在外面躲几天。”
    齐大圣:“那你……早点休息吧。”
    江南看了看狭小的房间和唯一的双人床:“你怎么办?”
    齐大圣看出了江南的担忧,将墙角的两张椅子对在一起,“我睡这儿就行。”
    江南:“那怎么行?”
    齐大圣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放心,我不会非礼你。”说完从衣柜里抱出一床被子,铺在椅子上,然后小心翼翼地躺了上去。
     
    40.小旅馆的房间  夜  内
    月光从窗外照进来。江南躺在双人床上,背对着齐大圣。
    江南:“大圣,睡了吗?”
    齐大圣:“没有。”
    江南:“你那天说,杜海生不是真心对我,是什么意思?”
    齐大圣:“我瞎说的……你别往心里去。”
    江南:“你不说我也能猜到,我只是自欺欺人,不愿承认罢了。”
    江南忍不住哭起来,齐大圣试图转过身来,不小心突然从椅子上摔到地上。
    江南连忙打开灯,齐大圣从地上爬起来,讪讪地笑着:“没事,没事。”
     
    41.小旅馆的房间  日  内
    齐大圣打开房间门准备出去干活,杜海生风风火火地从外面进来,齐大圣点点头,识趣地走开了。
    杜海生夸张的表情:“哎呀,我的小心肝,我的小宝贝,吓死我了!”
    江南刚要起身,杜海生一弯腰,把耳朵贴在江南肚皮上,摸着肚子亲来亲去。
    杜海生:“我的大儿子,你没事吧?吓死爸爸了。”
    江南:“姓杜的,你怎么也不问问儿子他妈有没有事啊?”
    杜海生:“这不正要问吗,大宝贝,你没事吧?”
    江南:“怎么会没事?你家的母夜叉快把我给吃了!”
    杜海生:“我跟你说了,我和她正办离婚,你别招惹她,忍耐几天就好了。”
    江南:“我哪敢招惹她,她自己打上门来的。”
    杜海生:“你不半夜给我发微信,她会上门找你麻烦吗?”
    江南刚想辩解,突然看到出现在门口的王虹和两个大汉。
    王虹:“姓杜的,你这次还有什么话说?”
    杜海生慌了神:“你……你来干吗?”
    王虹:“杜海生,你当年就是个扛麻包的穷光蛋,要不是我,你能有今天?挣了点臭钱就敢包养小三,不让你尝尝苦头,你就忘了自己姓什么了!”
    王虹给两个壮汉使了个眼色,大汉上去抓起杜海生的衣领伸手就是一拳,打得杜海生鼻血流了出来。
    杜海生连忙求饶:“老婆,我是逢场作戏……我只爱你一人。”
    王虹没有理睬,指着江南说:“给我带她去医院。”
    两个壮汉架起江南往门口拖,江南坐在地上,使劲拉着床腿。
    江南大喊:“你们要干吗?我不去!救命啊!”
    江南又喊又踢,两个壮汉拉着江南的胳膊拖到了电梯口。
    杜海生吓得坐在房间的地板上不敢动弹。
    这时齐大圣突然冲出来,给其中一名壮汉脸上来了一拳,壮汉伸手捂住脸。
    另一个壮汉见杀出个程咬金,放开了江南,把齐大圣推到墙角,抡拳就打。
    齐大圣冲江南大喊一声:“快跑!打电话报警!”
    两个壮汉一起围攻齐大圣,把他堵在墙角左一拳右一脚,江南趁机站起身往外跑,王虹拉住江南往回拽,被江南狠狠咬了一口。
    江南进了隔壁宾馆服务员的房间,迅速锁上门,王虹在外面使劲拍打着门。
    王虹看着被咬破的手指:“贱人!你给我滚出来!”
    两名壮汉一起打齐大圣,齐大圣开始用胳膊护着,后来就只能任由两人殴打、踢踹。
    这时,旅馆的服务员赶来,楼下响起了警笛声。
    王虹:“快走!跑了和尚跑不了庙,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你们给我等着!”
    王虹说完带着两个壮汉匆匆跑了。
    齐大圣躺在墙角,被打得鼻青脸肿,头上还有血往下流,看到三个人走了,这才松了口气,视线越来越模糊,很快晕了过去。
     
    42.丰台区某医院病房  日  内
    齐大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头上缠着纱布,手上扎着吊针。
    江南坐在病床边抹着眼泪。
    江南:“你怎么不还手啊?他们把你打死了怎么办?”
    齐大圣:“没事……我就当他们给我免费按摩呢。”
    江南:“都成这样了,就别逞强了。”
    齐大圣:“只要你没事就行……昨天给你买的水果吃了吗?”
    江南:“你买的净是些便宜货,葡萄酸得要命,桃子没放两天就坏了。”
    齐大圣笑了:“你和江北真是亲姐妹,都怕酸,都爱生气……”
    江南叹了口气:“你和江北……到底怎么回事?”
    齐大圣看着江南,慢慢回忆起一年多来发生的事。
    齐大圣(画外音):“我第一次见到江北时,她在温州老板开的发廊当学徒,她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漂亮的姑娘。我当时想,要是能娶到她,让我干什么都行……”
     
    43.浙江桐乡温州发廊  夜  内
    这是一间店面不算大、设施却很齐全的发廊,前面是两张理发用的座椅和一个顾客等候时坐的长沙发。
    店里没客人,江北在扫地上的头发,齐大圣推开门进去。
    江北:“下班了,明天再来吧。”
    齐大圣傻傻地站在门口。
    江北直起身子,看着齐大圣的傻样和鸡窝一样的头发,笑了。
    齐大圣也傻傻地笑了。
    江北:“你笑什么?”
    齐大圣:“是你先笑的。”
    江北又笑了:“我笑你的鸡窝头。”
    齐大圣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发:“店里忙,好久没理发了……我明天再来吧。”
    齐大圣正要转身出门,江北叫住他。
    江北:“哎,算了,我给你理吧。”
    齐大圣乖乖走回来,在江北旁边的凳子上坐下。
    江北拿起剪刀问:“想剪什么样的?”
    齐大圣:“你看着剪吧。”
    江北:“好,那就给你剪个潘玮柏的发型。”
    齐大圣笑了,看着江北挥舞起剪刀,似乎像是个技术熟练的女理发师。
     
    44.浙江桐乡温州发廊外街道  夜  外
    街道上的行人越来越少。
    旁边的几个店铺也都陆续打烊了。
     
    45.浙江桐乡温州发廊  夜  内
    其实江北刚刚学了一点理发皮毛技术,剪到一半的时候,剪不下去了。
    江北只好东拉西扯:“你在附近……上班?”
    齐大圣:“嗯,我在对面江南人家餐馆打工。”
    江北:“我和老板去吃过饭……对了,下次要给我打折哦。”
    齐大圣笑着点头:“一定,一定。”
    江北:“你头别乱动,剪坏了我不负责啊!”
    江北学艺不精,齐大圣的头发越来越短,最后索性剃成了板寸。
    江北心虚地说:“我觉得潘玮柏发型不适合你,还是吴彦祖的比较好……而且啊……板寸比较凉快。”
    齐大圣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被自己的头发惊呆了。
    齐大圣下意识看了一眼窗外,正是深冬季节,窗外一阵北风呼呼吹过。
    江北惴惴不安地看着齐大圣,以为他肯定要大骂自己。
    没想到齐大圣愣了半天,摸了摸头皮说了句:“挺好的,凉快!”
    江北这才放下悬着的心,看着齐大圣,两人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
     
    46.浙江桐乡街头江南人家餐馆  日  内
    这是个规模不大的小餐厅,位于政府大院旁边,以价廉物美的家常菜招揽着附近居民,还有一些政府工作人员,他们中午会来这里吃顿午餐,晚上客人较少。
    江北走进餐厅,只有两个客人在吃饭,女老板肖露在吧台前算账。
    女服务员小红在和肖露三岁的儿子冬冬玩耍。
    肖露:“欢迎光临,想吃点什么?”
    江北:“我找人……孙大圣。”
    肖露抬头看着江北:“孙大圣?”
    江北:“嗯……二十多岁,高高瘦瘦,昨天刚剪了个板寸。”
    肖露笑了:“噢,是齐大圣吧?”
    肖露走进厨房,一会儿齐大圣走出来,穿着个白色工作服,头上戴着厨师帽,他见到江北,开心地笑了。
    江北从包里掏出来一个帽子,递给齐大圣。
    江北:“送给你的,出门戴着吧。”
    齐大圣:“不用不用,我觉得这个发型挺帅的。”
    江北:“不要?那我送别人了啊!”
    齐大圣:“哦……要要要!”
    齐大圣说完接过帽子,摘下厨师帽,指着自己的头,逗起旁边玩耍的冬冬。
    齐大圣:“冬冬,叔叔帅不帅?”
    冬冬:“好丑啊!”
    齐大圣:“不会吧,我觉得很帅啊!像不像吴彦祖啊?”
    齐大圣说完,戴上江北送的帽子,摆了一个明星造型。
    江北看着眼前这个像大男孩一样朴实幽默的齐大圣,被逗笑了。
     
    ......
    (未完)如需要阅读全文请购买《www.56.net》杂志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内容:
最新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