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必赢56net手机版 > 2019杂志期刊 > 影视版 > 第1期 > 八头小野猪
  • 八头小野猪(张佑晨)
  • 1.野猪偷食酿成以后的悲剧
    拱!拱!拱!
    一头野公猪“大獠牙”带着配偶“长嘴巴”攫噬农户庄稼,大獠牙犁铧般拱出一个地瓜,叼起来往回跑,送给在地头警戒的母野猪。
    公、母野猪交接了食品,母猪咬得地瓜咔咔作响,欢快地摆动着尾巴。
    “大獠牙”耳朵不时竖立,警觉周边动静……
     
    2.野猪屯尤三姑家
    头发中间开缝的男人冯开头(45岁)满脸窃喜地报告:“三姑,三姑!来了两头!”
    “两头?”尤三姑(45岁)膀大腰圆,正在灶台做饭,叼着烟卷,切着肉肠,蒸汽氤氲中两眼发亮:“真是转山打不着,坐等送上门啊。”
    冯开头:“拱地瓜吃呐。”
    “吃咱的瓜,拔它的牙!走!”她吐掉烟头,弄灭灶火,动作娴熟地操起钢叉,大有手到擒来的喜悦。
    “还没吃饭呢!”冯开头叫道。
    尤三姑果决地:“叫张虎来帮忙。”
    冯开头:“人家打麻将呢!”
    尤三姑:“让他来,吃猪头。”
     
    3.山坡那片地瓜地
    “大獠牙”用嘴巴淘宝般向前拱,尾巴摆动,显露壮年野猪的雄性。
    母猪在地头贪婪地吃着,唇边流淌出涎汁,不时地发出哼哼细语。
    被拱得乱七八糟的地瓜地。
    “长嘴巴”母猪吃饱喂足,仰面朝天在地上打滚蹭痒,两排鲜亮的乳头,昭示母猪怀崽了。
    不好!突然“大獠牙”耳朵陡立,听觉和嗅觉同时警报。
    “打野猪!”
    传来女人叫声。
    远处,尤三姑手拿钢叉子,张虎抱着猎枪,冯开头冲上来。
    “大獠牙”抖擞鬃毛,告诫配偶快跑。
    “长嘴巴”反应很快,转身向山上桦树林里逃窜。
     
    4.山坡上
    尤三姑带人,沿着田垄追赶。
     
    5.桦树林内一条小道
    公猪“大獠牙”在后守护,让母猪先跑。
    人的嘈杂声突然变大。
    “长嘴巴”母猪急不择路,惊惶狂奔。倏然,一头扎到隐盖树叶的陷阱里,嚎叫一声,消失于地面。
     
    6.陷阱旁
    “大獠牙”急跑过来,看见自己的配偶掉落竖形陷阱里,后腿被铁钳般猎具夹住,任其挣扎嘶叫,无法逃离猎人设伏的陷阱。
    “大獠牙”焦急打转,思考拯救的办法。
    母猪企盼求救的目光。
    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母猪目露惊恐,不停翕动鼻轮,恰似夫妻间的告别。
    烦躁的“大獠牙”围着井边逡巡。
    人的脚步停下,对峙。
    “大獠牙”向靠近的人发起威胁和警告,示意不许动我的妻子。
    冯开头带人围上来。
    “大獠牙”猛地向前冲锋,企图顶住一人。
    冯开头挥起大棒,“大獠牙”没有成功。
     
    7.陷阱
    “长嘴巴”嗷嗷叫声,尤三姑抡起双头叉猛刺其头,鲜血喷出。
     
    8.陷阱附近
    砰!张虎围击“大獠牙”,打出火药枪。
    “大獠牙”飞快钻进林子里,又一声枪声,它消失在灌木丛中。
     
    9.野猪屯山坡
    夕阳卡在山峦,血一样红。尤三姑指挥着冯开头等人,像往常一样抬着猎物,哼着二人转小调下山。
    猎杀的母猪耳朵在滴血,滴入夕晖的山林间,滴入欢乐的小调中,尸体被抬下山,抬进山村。
    人群中钻出一个瘦小腼腆的男孩刘小欢(7岁)。
    尤三姑豪爽地招手:“小欢子,三姑奶请你吃野猪肉!”
    小欢子见母猪猎杀的惨状,转过头就走。
    冯开头一把抓住小欢子:“别走呀。这猪口条给你吃!”
    小欢子有些口吃:“我,我……不吃!”
    冯开头:“野猪舌头,治你结巴!”
    小欢子脸色涨红,边摇头边费力说:“我,我……不,不……”
    (为了便于阅读,以后剧本对小欢子的口吃将不再提示。)
     
    10.山坡上
    山风吹拂着树叶,吹起一排刚毅的猪鬃。“大獠牙”站在暮色初张的山坡上俯瞰,看着配偶被人打死,抬走,屠宰,绝杀腹内未出生的后代。
    风把收集的气息传递给“大獠牙”,悄然吹落它眼里的泪珠……
     
    11.野猪屯尤三姑家
    “长嘴巴”作为狩猎成果,被摆放在院中大桌上。
    人们赞佩尤三姑是好猎手!
    冯开头叼着杀猪刀,撸着袖子,熟练地屠宰。
    院子的左墙角,像柴火堆满了白白的野猪牙……
     
    12.山坡上
    “大獠牙”茕茕孑立,嗅着地上残存着母猪吃剩的食物,异常焦躁地奔跑,发出绝望的哀号,隐含着报复的信号。
     
    13.野猪屯小欢子家院内
    沉睡一夜的山村醒了。村西头小欢子家灰泥起脊的房上升起炊烟,给绿色山林涂上淡淡的一笔水墨。
    奶奶的声音:“欢子,你爸叫你打个电话给他。”
    小欢子:“奶奶,我先去喂猪!”
    奶奶声音:“那好。”
    小欢子从泔水缸里打出满满一瓢猪食,兴致勃勃地向猪圈奔去。
    猪圈在院门左边,砖石砌得很规正结实,圈墙外有一棵大枣树。突然,猪圈门被拱开了,蹿出野猪“大獠牙”来,两眼直勾勾地盯住小欢子,喷出威胁的粗气。
    小欢子愕然,端着猪食像钉在那里,不敢靠近猪圈,脚步向后躲移。
    “大獠牙”一动不动地瞪着小欢子,粗气变缓,用前蹄向地上挠动,近乎在叙说和商讨。意思是,昨夜在你家猪圈过夜了,也认识了你家的黑母猪,不舍离开。
    小欢子惊魂未定地呵斥:“走开,野猪!”
    “大獠牙”不情愿地转身欲离开。
    随着哼哼叫声,圈门探出一头黑色母猪的嘴巴。
    “大獠牙”停住,低头用獠牙在地上划蹭着,两眼始终凝视着小欢子。
    人猪在对峙。
    小欢子有些胆怯,泔水瓢掉地,往屋里后撤。
     
    14.小欢子家
    “奶奶,野猪进咱家啦!”
    老奶奶(65岁)拉着风箱做早饭:“什么?”
    “大野猪!”
    奶奶急切地:“没伤着吧?”
    小欢子摇头:“它要吃咱家‘黑达姆’?”
    奶奶透过门上玻璃警惕地观望:野猪“大獠牙”在母猪“黑达姆”的引领下,嗅着母猪的气味,机警地向房主人方向张望,迟疑许久,最后还是缓缓地重归猪圈里了。
    奶奶看懂了这一幕,脸色变得忧戚,戴着银镯的双手,搂紧了孙子:“作孽啊!”
    小欢子不解地:“叫三姑奶来抓它?”
    奶奶感叹地:“真是作孽啊!”
    小欢子:“奶奶,咱把野猪赶走!”
    奶奶摇头:“别!这是老天的缘分!”
    小欢子:“它咬死咱家母猪咋办?”
    奶奶摇头:“傻孩子,它找到伴了!”
    小欢子:“找伴?”
    奶奶:“山上的野猪打没了,它是光棍找不到媳妇,窜到咱家了。”
    小欢子……
    奶奶慈善地:“欢子,把锅里烀熟的地瓜、苞米拿来!”
     
    15.猪圈里
    母猪“黑达姆”亲昵地陪着“大獠牙”躺在一起。
     
    16.村东头尤三姑家
    冯开头把野猪肉分箱装好,搬上小货车。
    尤三姑把一包冻好的猪胎儿递给了冯开头:“没出肚的猪崽儿。”
    冯开头:“留着你吃吧。”
    尤三姑:“带给二丫头。”
    冯开头:“二丫头要这个?”
    尤三姑:“她们公司的赵经理要,老婆有病,不生孩子。野猪胎呀比鹿胎膏还管用。”
    冯开头:“白送?”
    尤三姑:“她怀了孩子,还能亏待咱二丫头?”
    冯开头把冻猪胎小心放好。
    尤三姑:“野猪越来越少了,你得要个好价!”
    冯开头:“用你说,物以稀为贵,越大的酒店越是要野味。”
    尤三姑:“卖了钱不许搓麻。”
    冯开头:“麻将,一见麻将手就发麻。”
    尤三姑:“你早点回来!”
    冯开头嬉皮笑脸:“还没走就惦记了?”
    尤三姑:“谁惦记你,我是惦记那头跑掉的大公猪。”
    冯开头:“让它在山上再养点膘,早晚是咱家的肉。”
    尤三姑指着墙角处那堆野猪牙:“有要猪牙的,咱也卖!”
    “要是象牙,那就发了。”冯开头说着开车走了。
    尤三姑看着那堆白花花的野猪牙……
     
    17.小欢子家猪圈
    小欢子蹲在猪圈外,往圈里扔地瓜、土豆、苞米。
    “大獠牙”警觉地竖起耳朵,察看四周,然后上前嗅着地瓜,开吃。
    小欢子又扔几穗苞米。
    母猪“黑达姆”高兴地抢吃,望着“大獠牙”也上前吃,两只猪吃出声响来。
    蹲在猪圈外的小欢子窃笑,向奶奶摆手。
    奶奶端着一瓢泔水,走过来,站在猪圈外。
    “大獠牙”惊恐地盯着奶奶。
    奶奶从容地把泔水倒入猪食槽。
    “黑达姆”熟悉自己的早餐先吃起来。
    “大獠牙”依然陌生地望着奶奶不敢近前。
    许久。
    “黑达姆”向“大獠牙”发出平安无事的信号,大獠牙怀有警惕地靠近食槽,也跟着吃起来。
    小欢子又倒上一瓢泔水。
    “大獠牙”放胆吃起来,头不停地摇着,表示很友好的样子。
    小欢子:“奶奶,他不怕咱了!”
    奶奶:“ 听老辈人说,家猪都是野猪变的。”
    小欢子:“奶奶,咱把它养起来!”
     
    18.野猪屯
    长白山余脉下的一个小山村,现有几户人家多为满族,祖辈都是打猎和种人参、养柞蚕为生。近几年过度砍伐和打猎,森林结构遭到破坏。
    一辆载满矿石的卡车,卷起滚滚尘烟开过。
    小欢子父亲刘树(35岁)开着一辆摩托车,躲过卡车从坳口向家奔去。一条林中山路像条纽带连着星布山坳的七户人家。
    养蚕的小女孩关霞(10岁)背着一筐柞树叶,向他打招呼:“刘叔,你回来了!”
    刘树停车,掏出一个手机套:“给,你让我捎的手机套!华为的!”
    关霞:“谢谢刘叔。”
    刘树:“我家闯进野猪了!”
    关霞:“嗯呐,没啥事儿!”
    刘树焦急着开车就向山坡上奔去。
     
    19.小欢子家院外
    摩托车的声响戛然而停,刘树跳下车。
    院子里突然蹿出野猪“大獠牙”,怒目敌视刘树,抖起脊梁上的鬃毛,凶狠地晃动着长长的獠牙,发出警告。
    对立。
    刘树从包里掏出一盒肯德基扔过去了。
    “大獠牙”嗅了嗅,鼻息发出不接受的哼哼。
    刘树往后退,随手抓起立在院墙的铁锹。
    “大獠牙”受到威胁,被激怒地向前冲击。
    刘树抡起铁锹拍去。
    未中。
    “大獠牙”灵活地一口咬住了铁锹。
    刘树拽不动,往后退,退着。
    “大獠牙”猛地上前拱倒了摩托车。
    刘树这时抓到挂在院外马车上的一个鞭子,抽向大獠牙。
    鞕鞘作响,打向野猪。
    “大獠牙”发出怒吼。
    刘树使出赶过马车的功夫,挥起鞕子像甩刀子一样凶狠,把“大獠牙”的耳朵抽破,流血。
    “大獠牙”无心恋战,转身向后山坡上奔逃。
    奶奶闻声出屋:“出啥事儿了?”
    刘树有种羞辱的感觉,扶起摩托车,飞身跨上,箭一般向山坡上射去。
    “刘树!别追!”
     
    20.桦树林前的开阔地
    “大獠牙”在前边放蹄狂奔。
    后边,刘树骑摩托车紧紧追赶。
    “大獠牙”头也不回地向前,向林子里逃窜。
    摩托车上,刘树还甩动着鞕子。
    “大獠牙”跳进没腰深的溪水间,游过对岸。
    摩托车急忙刹车,刘树一头栽进水里。
    “大獠牙”上岸快速钻进山林里了。
     
    21.小欢子家
    刘树气呼呼地进屋:“妈,怎么能养野猪?”
    奶奶:“野猪也通人性,不打它就不咬你!”
    刘树:“不咬?摩托都拱坏了。”
    奶奶:“你比野猪还野,把衣服脱了,我给你洗洗。”
    刘树脱下衣服:“听说家里闯进野猪,我能不担心吗,欢子呢?”
    奶奶:“给他姥家送山货去了。”
    刘树:“野猪如果来报复,那要人命的。”
    奶奶:“这野猪挺仁义的,在咱家这几天,没敢撒野,跟母猪处得挺好。”
    刘树:“不行不行!再来得弄死它!”
    奶奶:“作孽啊!”
    刘树:“我作孽?”
    奶奶:“野猪为啥跑咱家了?”
    刘树:“你们一老一小好欺负,三姑家试试,早扒皮了!”
    奶奶:“刘树,野猪到咱家,也是缘分,积德!”
    刘树:“积什么德?”
    奶奶:“山里野猪都打没了,公猪成了光棍了,还会有野猪了吗?啧啧!”
    刘树从包里掏着东西,有手机,有肯德基,有新鞋:“妈,咱呀,管好自己的事儿,眼前的事儿!野猪死绝了,关咱什么屁事!”
    奶奶:“咱们在旗人,从来没有离开过野猪。现在呀,小欢子这茬人,要看野猪就得看动画片了。”
    刘树:“妈,真菩萨都没招,你操什么心?”
    奶奶:“野猪屯没了野猪,赶尽杀绝,都没法跟祖宗交代呀!”
    刘树:“别唠叨了,养头母猪都够呛,还敢养野猪?”
    奶奶:“你儿子,天天去打草喂猪,比过去欢实多了!”
    刘树:“小欢子秋天跟我进城!母猪也不养了。”
    奶奶严肃起来:“刘树呀,咱家母猪喜欢那野猪了!”
    刘树:“什么?”
    奶奶:“它俩搞上对象了!”
    刘树:“好啊,家猪招了个野汉子。”
    奶奶:“我和欢子也喜欢它!”
    刘树一时无语抱着头:“让我想想。”
    奶奶:“是该想想了,进城打工快两年了,还是光棍一条!”
    戳到刘树痛处,有点急:“妈!你说些什么?”
    院子里,小欢子背新书包,向屋里奔来。
    “奶奶,‘大獠牙’怎么不见了?”
    奶奶:“你爸爸给打跑了。”
    小欢子:“还能回来吗?”
    刘树愤然:“不能了!”
    小欢子哭了:“爸,撵走‘大獠牙’,“黑达姆”就没伴了!”
    刘树安抚地:“儿子,等开学了,你就进城里念书,爸爸联系一个好学校。”说着,递上一盒肯德基鸡块。
    小欢子:“我奶去哪?”
    刘树:“上你姑家去。”
    小欢子:“鸡呢?”
    刘树:“卖给肯德基。”
    小欢子:“猪呢?”
    刘树:“杀了。”
    小欢子:“不行!那是我妈从我姥家抱来的猪崽,都养这么大了!”
    墙上的全家福照片,旁边单独挂着一个端庄秀丽的女人像——姜叶,小欢子病逝的妈妈。
    刘树:“城里不能养猪,咱们把猪卖了,上学用钱。”
    小欢子坚定地:“我不想进城上学了。”
    刘树缅怀地道出亡妻的期许:“你妈临死前说过,就想让你进个好学校念书,治好结巴,将来有出息。”
    小欢子不说话了。
    刘树把手机交给了奶奶。
     
    22.山林间
    夜间,右耳朵带有血瘢豁口的“大獠牙”向山下眺望,牵挂着……
     
    23.小欢子家
    月光如银洒在屋里,墙上相框里那个女人,始终注视着炕上睡着的老少三代。
    小欢子在炕中间,睡梦已深。
    院外,传来猪圈母猪不安的叫声。
    刘树难以入眠,悄然坐起,雄健隆起的肌肉像石头块埋在男人体内,抬头看着妻子遗像,往事漫上心来,母亲和儿子睡意正酣,他点燃一支烟,抽起来……
    猪圈传来挠心的叫声。
    刘树拿着手电筒出屋。
     
    24.山林间
    “大獠牙”猛烈地向一棵树冲撞,不停地发泄着愤怒和申诉。
    山林无法接受它的起诉……
     
    25.县城某新学校建筑工地
    建筑施工正如火如荼进行,工地挂着标语:“建筑一流学校,确保一流质量”。
    几台混凝土搅拌机同时运作。隆隆作响的工地。
    刘树推着水泥车,吊上高台,正向内墙浇灌。突然,他发现埋在墙中间的电线裸露,没有安装保护电缆套管,停住车。
    工长催促着:“浇上!愣什么?”
    刘树蹲下:“头儿,这电线,没有保护管套。”
    工长:“电工的事儿,不关我们的事儿!”
    刘树:“那不行的,将来电源线要烂的,出事不好修了。”
    工长:“盖上水泥,十年不会出事儿的,浇上。”
    刘树:“不行!”
    工长:“现在马上下班了。”
    刘树:“我不能浇。”
    工长:“让电工来返工,自找麻烦。”
    刘树态度坚定:“昧良心事,不能干。”
    工长接过水泥车:“我来浇!”
    刘树上前挡住:“你敢?”
    工长:“起来!浇上谁都看不见了。”
    刘树纵身扑到浇灌地方:“有种往我身上浇。”
    工长暴怒:“快下班了,别捣蛋!”开始要掀翻水泥车。
    刘树不动。
    工头用脚上前踢他。
    刘树蓦地跳起。
    一车水泥还是被工长硬浇灌下去。
    刘树揪着工头领子,一拳打倒在地。
    工长还手:“你敢撒野?”
    工友们围上来,劝架。
     
    26.建筑工地经理办公室
    脸部瘀青的刘树被带到工程部苏经理面前。
    苏经理(50岁)拍着桌子:“好啊,你把孙工头打得不能上班了。”
    刘树:“他该打。”
    苏经理:“人家是建工学院毕业的,你是哪路神仙?”
    刘树:“我?野猪屯农民。”
    苏经理:“够野蛮的。”
    刘树:“开除我吗?”
    目光相对。
    手机来电,微信图显示,露出水泥下的未套管的电线。
    苏经理:“不是开除你,是开除他!”
    刘树惊诧地睁大眼睛。
    苏经理:“他想猫盖屎。”
    刘树:“是的,糊弄人!”
    苏经理特别严肃:“砸了咱工程的品牌就是砸咱们的饭碗。这种人必须开除。你来当监察员。”
    刘树:“我?不行不行。”
    苏经理:“那你想干什么?”
    刘树:“我倒是有件事,不知能不能办?”
    苏经理:“说。”
    刘树:“我老婆死后,儿子想进城受教育,在我身边,也好照顾。我知道农民工申请一个择校名额,挺难。你跟领导熟悉,能不能帮个忙?”
    苏经理思忖片刻,笑了:“这事儿,我承包了!”
     
    27.猪圈里面
    天刚放曙,小欢子端着泔水来喂猪,看见圈门开了,地上依稀印着一排猪蹄印。
    小欢子上前一看,圈空了,猪没了。
    “奶奶!”
    奶奶急从屋里赶来,看见猪圈空荡无物,怅然若失,祖孙二人相互唏嘘。
    “奶奶,‘黑达姆’跑了!”
    “啧啧,让那野猪勾走了。”
    小欢子:“它进山当野猪了吗?”
    奶奶不停地点头:“作孽啊!晚上看看能不能回来……”
    小欢子向食槽里倒满了泔水。
     
    28.猪圈里面
    夜幕四合,飞鸟归林。
    小欢子守在猪圈旁,等候着“黑达姆”回家。
    刘树手机里抱怨的声音:“叫你不要养,怎么样,母猪也让它拐跑了。”
    小欢子把手机放在圈墙上,空荡荡的猪圈,满槽泔水未动。
    小欢子在猪睡觉的雨棚下,铺着干草。
    奶奶召唤欢子回屋睡觉的声音。
    小欢子没反应。
     
    29.小欢子家
    孤灯照着墙上姜叶的遗照。
    炕上,小欢子蔫巴了,耷着头,少语。
    奶奶:“欢子,明天奶奶去集市给你抱一头小猪。”
    小欢子:“我不要,我要‘黑达姆’。”
    奶奶:“明天去你姥家,抓一头。”
    小欢子摇头:“不要!‘黑达姆’是我妈抱养的,跟我好!”
    奶奶:“傻孩子,猪丢了,别像丢了魂似的。”
    小欢子:“我恨。”
    奶奶:“那头野猪?”
    小欢子:“我爸。”
    奶奶:“你爸?”
    小欢子:“他打走了野猪,‘黑达姆’没了伴,才走的。”
    奶奶:“唉!都是野猪惹的祸。”
     
    30.幽暗的山林中
    一只猫头鹰在夜间,睁着闪亮的眼睛,捕捉猎物。
    黑暗中森林掩藏着危机与恐怖,同时也造就万物生育与生命。“黑达姆”在这片森林里,返祖野化了吗?
     
    31.靠近村屯白桦树林
    晨雾出岫,啄木鸟敲啃树木,咚咚作响。
    小欢子郁郁不乐坐在一个树桩上,握着小镰刀,旁边割好一堆草,不时眺望远处。
    骑着自行车的小女孩关霞,车后边采有一筐柞树叶子。
    “关霞姐姐!”
    关霞:“欢子,猪找到了吗?”
    小欢子摇头。
    关霞:“丢几天了?”
    小欢子:“十天了。”
    关霞:“那是老野猪带到别的地方去了。”
    小欢子:“不会吧。你看什么?”
    关霞指着手机翻看着:“你看我妈,去澳大利亚了。”
    小欢子:“你爸爸也去了?”
    关霞:“他俩离了。”
    小欢子:“那你跟你妈去呗。”
    关霞委屈地:“妈妈不要我去。”
    远处传来关二爷的喊声:“小霞,吃饭喽!”
    小欢子:“你爷爷叫你呢。”
    关霞:“别等了,要是想你它自己就回来了。”
    小欢子:“就怕三姑家的人,当野猪给打死了。”
    关霞怜悯地:“欢子,回家吧。”
    小欢子:“你知道,那猪是……”
    关霞接上:“你妈从你姥家抱来的。”
    淙淙流水的小河静静流淌着。
     
    32.县城农贸市场冯开头的山野肉铺
    胖胖的二丫(24岁)带着一个留长发的艺术青年潘克(25岁)。
    骨质雕刻的佛珠,在冯开头手里转动,如象牙雕刻非常精美。
    二丫:“爸,你看像不像象牙?”
    潘克:“什么像不像?”
    冯开头:“就是!”
    潘克:“是野猪牙!”
    冯开头:“真的?”
    潘克拿出一系列的牙雕。
    冯开头眼睛亮了:“值!”
    二丫:“爸,咱家里那老些,都留着。”
    冯开头:“怎么刻得动呀?”
    潘克:“电脑!”
    二丫亮出脖子上挂的吊件,骨雕弥勒佛,非常可爱。
    冯开头笑眯了眼睛,打起手机:“三姑呀,猪牙跟象牙差不离!”
     
    33.小欢子家
    猪圈空空,那棵枣树挂枣了。
    小欢子倚门而立失望的身影……
     
    34.山坳口村路边
    关二爷(68岁)驾驶的柴油拖拉机等在路旁。
    小欢子和奶奶提着包裹爬上车。
    关霞扶着奶奶上车。
    奶奶看到车上装着纸箱子:“小霞,跟你爷爷进城卖茧蛹?”
    关霞:“嗯呐,城里人爱吃。”
    关二爷:“这城里人都怕污染,茧蛹就值钱了。”
    奶奶:“现在不缫丝了,都吃茧蛹了。”
    关霞亮出手指上套着的茧壳,有意逗小欢子乐。
    关二爷:“进城?”
    奶奶:“搭个脚,去他姥姥家。”
    关霞:“抓猪崽?”
    关二爷:“欢子有点蔫了。”
    低头一句话不说的小欢子。
    关二爷启动。
    小欢子想起什么:“等等!给我姥的东西,忘了。”
    奶奶:“什么东西?”
    小欢子:“蘑菇。”
    说着,他就跳下车,往家的方向跑。
    奶奶歉意:“耽搁你了。”
    关二爷:“欢子,孝心啊。”
    奶奶:“孩子命苦,五岁没妈了。”
    关二爷:“姜叶呀,是好媳妇,给我还织个围脖,还用着呢!”
    奶奶:“命呀,奶子上长了癌。”
    关二爷:“乳腺癌,没招……”
     
    35.小欢子向家的方向奔跑
     
    36.山坳口村路边车上
    奶奶:“他关二爷,你儿子不是叫你去沈阳吗?”
    关二爷:“我死也不去。”
    关霞:“爷爷是怕死了给他火化了。”
    奶奶:“傻丫头,你爷爷的心事我懂。”
    关二爷:“他刘婶,树老根深,人老土亲,我这辈子守山守林守祖坟,死了,埋在这里,对得起祖宗!”
     
    37.小欢子家内
    小欢子气喘吁吁地进屋,找到那个包袱就往回跑。
     
    38.院外
    小欢子跑出院门,突然听到熟悉的猪哼声,停步,循声向山坡望去。
    山坡上,奇迹出现了,母猪“黑达姆”领带着一群小猪崽欢快地向家走来。
    惊喜!
    意外的惊喜,小欢子倒吸一口气,扔掉手里包袱。
    “奶奶——”
    音乐起。
    小欢子激动忘形地跳起来,向山坳下的奶奶不停地挥手。
    “奶奶——,‘黑达姆’回来啦!”
    “黑达姆”带着孩子们愉快地回家,像凯旋,像回归,像游子还乡……
    小欢子重新欢蹦起来,迎接久别的亲人一样,向“黑达姆”奔去。
    “黑达姆”远远地奔向小主人,八只憨态可掬的小猪崽一个挨一个跟随。
     
    39.山坳口村路边
    奶奶看到了,激动地跳下车来,喜极而泣:“他关二爷,猪回来了!回来了!”
    关二爷:“猪恋旧窝,人恋旧屋。”
    关霞:“一群呀!”
    奶奶快步向山坡跑去:“小欢子——”
     
    40.桦林外开阔的山坡上
    夏风吹着“黑达姆”的鬃毛,吹着黄色花斑小猪崽,母子惬意地相互哼鸣。
    小欢子气喘吁吁地跑到了“黑达姆”面前,溘然跪下:“‘黑达姆’,你想我吗?”
    “黑达姆”低头嗅着小主人的脚。
    小欢子:“我想你,想你就想到我妈!”
    八只黄色带花斑条纹的小野猪,撒娇地向小主人仰着头。可爱的小宝宝,尾随着猪妈妈,一个挨一个有序地向家走来。
    欢乐的音乐,欢笑的山村孩子!
     
    41.小欢子家猪圈
    奶奶站在猪圈门口,若迎接回娘家的媳妇一样,乐得闭不上嘴。
    食槽里倒满金黄色的玉米粥、玉米饼。
    小欢子领导母猪下坡进院,“黑达姆”领头,那八只小猪崽一个一个走进圈门。
    “黑达姆”不停地点头,回家了!
    奶奶抱住小欢子头:“我的孙子呀!”
    小欢子雀跃地:“她带回来八个!八个!”
    奶奶:“积德呀老天!”
    小欢子:“要是我妈能看到小野猪,多高兴呀。”
    奶奶笑着点头。
    躺倒的“黑达姆”喂奶,八头小野猪欢实地扑上去吮奶,那情景,无人不动心弦。
     
    42.小欢子与八头小野猪
    奶奶提起一头小野猪,欢子就给拴上红色的绳,脖子上挂个小铃铛。
    杂交品种的小野猪,比妈妈美丽,皮毛是黄色长条斑纹,异常绚美。
    小欢子给小猪起名:“老大,小二,老三,小四,老五……”
    一共是三头小母猪、五头小公猪,分别在脖子上拴上红绿不同的颈圈、吊挂的小铃铛。
    奶奶乐得合不拢嘴。
    小欢子像抱婴孩一般,一个个举起来,叫着笑着。
    奶奶:“欢子,八头小猪咱养不起。”
    小欢子:“奶奶,我多割点草,你多弄点料,咱就能把它们养大。”
    奶奶:“养大咱就把它卖了。”
    小欢子:“不卖。”
    奶奶:“不卖?”
    小欢子:“我让它们下崽。”
    奶奶:“下崽?”
    小欢子:“下老多老多小猪崽。”
    奶奶:“那猪圈也搁不下呀。”
    小欢子:“把它们都放到山上去,让这片林子成最大的养猪场。”
    奶奶:“欢子,你这是当猪倌喽。”
    小欢子:“‘黑达姆’就是它们老祖奶了!”
    奶奶笑得露出了豁牙。
     
    43.山沟小河边
    八头小野猪在水里嬉戏游水。
    小欢子全裸光腚,扑通一声跳入水中。
    水下,八只小猪蹄在划水,个个是天生的游泳家。
    小野猪黄色美丽的背纹,映衬在清水绿波里,一排小猪鼻子仰面朝天,在自由和欢乐的山泉里洗礼。
    横游,一条彩色的宽带浮在水面。
    竖游,一条线形游动的花纹直通对岸的绿草间。
    小欢子狗刨式在游动,水花和心花,谱写山区的童话。
    远处,尤三姑叼着烟头向这边张望。
    小欢子祼身躺在绿草地上,八头小野猪憨头憨脑地往他身上拱,爬在他身上戏耍……
    再远处,那山林的最高点,野猪“大獠牙”在警戒放哨,守护着这个即将破碎的童话……
     
    44.山路
    畜牧局研究员曹家明(59岁)戴着眼镜,骑着摩托车飞奔而来,排气管突突冒烟气,在寂静的山坳里像匹野驴急奔,噪声不断变大。
    正在铲地的关二爷循声望去。
    曹家明近前停下摩托车:“老哥,打听点事儿?”
    关二爷:“你哪儿的?”
    曹家明:“县里的。”
    关二爷脸色一板:“县里的?”
    曹家明:“农牧局的。”
    关二爷:“我正要找县长呢,后山开矿把林子都毁了,没了林子,山就是空山了!”
    曹家明:“是,我们也接到了举报。”
    关二爷:“那就我写的信,你是来找我的?”
    曹家明:“你知道,哪家老母猪,下了一窝野猪崽?”
    关二爷不悦地一指:“上坡,西边那家。”
     
    45.山坡
    骑车爬坡的曹家明。
     
    46.小欢子家
    奶奶开门怔住,瞥见猪圈旁站着不速之客。
    曹家明套近乎地:“大嫂,我是县农牧局的。”
    奶奶:“什么事儿?”
    曹家明指着圈里的小野猪:“你家得了八个小野猪,大喜事呀!”
    奶奶:“天地缘分。”
    曹家明:“是啊!家猪配野猪,我们搞过,没成功。局长让我来调查研究。”
    奶奶:“有啥好研究的?”
    曹家明:“这是二元杂交猪。”
    奶奶摇头:“二元?”
    曹家明:“野公猪配家母猪,品种是杠杠的。”
    奶奶:“儿子说,野猪进户,家里不富。”
    “不富?”曹家明指着圈里欢蹦乱跳的小野猪,笑着说:“现在市场大量需要瘦肉型猪,南方养野猪都发了,野猪养三口,花钱不缩手,野猪养十头,盖上小洋楼,这野猪要是养一房,直接奔小康。”
    奶奶抿嘴笑了:“等猪崽长大了,卖个好价钱啊!”
    曹家明:“大婶,我呢,先抓两头回去研究研究。”
    奶奶脸色陡变:“这,使不得。”
    曹家明从衣兜里掏出钱来,捻出六张百元钞:“这钱,你先收下。”
    奶奶拒绝地:“不卖!不卖!”
    曹家明:“不是我个人买。”
    奶奶:“谁买?”
    曹家明:“县里搞科研,这是科研经费,一头三百元。”
    奶奶:“哎呀,我得跟孙子商量一下……”
    曹家明:“你孙子?”
    奶奶语气坚定:“孩子要不乐意,你不能抓。”
    曹家明:“我这是局长批准的,野猪养殖作为扶贫项目来研究。”
    奶奶:“这怎么整好?”
    曹家明看着手表有点急,戴上口罩进圈,娴熟地扑住一头戴红绳的猪崽——“老大”。
    猪崽受惊四散奔逃。母猪发出警告的声音,拱向曹家明。
    小野猪“老大”被曹家明提着两条后腿,大头朝下,剧烈地挣扎嘶叫。
    背着猪草回家的小欢子,见状扑上前来抢夺:“你放下!”
    曹家明愕然一怔。
    小欢子怒斥:“凭什么抓我的小猪!”
    曹家明:“我是县里来的。”
    小欢子:“放下它!”
    奶奶:“欢子,人家给咱家钱。”
    小欢子:“不要!我不要!放下我的小猪。”
    曹家明想缓解:“这小猪太好了!”
    小欢子看到小猪“老大”难受地挣扎着,怒目相视:“你放了它!”
    曹家明:“我不是杀了它,是带回去观察它的习性。”
    小欢子举手里的小镰刀:“你放不放下?”
    奶奶劝阻:“欢子,别胡来。”
    小欢子:“你别想把它带走!”
    对峙。
    曹家明只好把小野猪放回圈里。
    小欢子向圈里扔新割的草料。
    曹家明把钱塞给了奶奶,把奶奶拉到一边去商讨。
     
    47.县城某建筑工地
    戴着安全帽的刘树接到手机电话:“……哎呀,搞科研就给他两只,养那么多,圈里装不下。你跟欢子说,人家给钱,是瞧得起咱!抓吧!”
     
    48.小欢子家
    小欢子:“真的?”
    奶奶:“你爸爸说了,让他抓两只,这是县里的事儿!”
    小欢子抢过手机:“我跟爸爸说。喂!”
    刘树已挂断了电话。
    小欢子:“我爸还说啥?”
    奶奶:“钱收好,留着给你进城念书用。”
    小欢子执拗地:“我不稀罕,我要小猪。”
    曹家明:“研究完了给你再抱回来。”
    小欢子:“真的?”
    曹家明拍拍小欢子的头顶。
     
    49.院门口
    曹家明把两只小野猪——老大、小二,分别装入了摩托车两侧的铁丝笼里。
    油门发动突突作响,盖过了两只小猪不安的嘶叫。
     
    50.奔驰在山坳
    曹家明从车镜里看见小欢子追赶的身影。
    小欢子边跑边抹泪,额发被汗浸湿:“老大,小二!再见啦!”
    笼子里的小野猪似乎听懂小主人的喊声,向着主人方向拱鼻作揖。
    车后镜里的小欢子的身影变小了。
     
    51.白桦树林间的村路
    突然,树林间闪过一道黑影,是野猪“大獠牙”,嗅觉传递着夺子信息,它四蹄皆奔,向熟悉的气味扑去,身后留下一串蹄涔。
    嘎——
    摩托车一个急刹,两只小猪叫声凄厉。
    “大獠牙”庞然躯体像堵墙挡住去路。
    曹家明骇然,赶紧从口袋掏出一个苹果,向它扔过去。
    “大獠牙”甩头用嘴噙住,随着“咯咯”脆响汁液从牙缝间迸出。
    曹家明冒出汗珠,翻遍口袋只找到一包烟,扔过去。
    “大獠牙”嗅了嗅,发出拒绝的咕噜声。
    听到“大獠牙”的声音,笼子里的小猪叫得更欢,鼻子撞击着笼子。
    “大獠牙”两眼死盯着曹家明,窃子之恨凝聚在锋利獠牙上,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长嚎。
    曹家明惧怕地推着摩托车后退着,退着,“大獠牙”向他逼近,吓得他腿软,念着破碎的告饶之词:“搞科研的,搞科研的。”
    “大獠牙”右前蹄在土地上划出攻击前的符号。
    曹家明把眼镜往上推了推,野猪可怕,孤猪更凶,他向后退着。
    “大獠牙”听觉异常,突然停住。
    远处,冯开头的小货车开来,堵住大獠牙的后路。
    “大獠牙”发出低沉的怒吼,鼻翼翕动,空气弥漫出危险的味道。
    冯开头踩油门,滚滚向前的车轮。
    “大獠牙”左顾右眄,从草丛择路而逃。
    冯开头有些惋惜地猛砸着方向盘。
     
    52.关霞家
    关霞正在挤羊奶。
    小欢子从怀里掏出着一个小猪崽老七:“给它喂点羊奶。”
    关霞:“它有妈妈!”
    小欢子:“我家母猪奶不够,它抢不上食,饿了。”
    关霞:“爷爷不喜欢,说你家猪是杂种。”
    小欢子:“不是!”
    关霞:“家猪让野猪配了,就是杂种!”
    小欢子:“县里来人说是最好的品种!”
    小野猪老七好奇地拱拱羊奶子,母羊猛顶,掀翻了小老七。
    小野猪去喝那盆里挤好的羊奶。
    关霞欲制止:“羊奶不能给猪吃。”
    小欢子抱住了关霞:“我帮你割草,喂羊。”
    不觉地,关二爷回来了。
    关霞:“快!藏起来!”
    小欢子把小野猪藏在背篓里。
    关二爷进院里:“干吗呢?”
    关霞端上装满羊奶的杯子。
    关二爷咕咚咚一杯饮,抹了把嘴。
    关二爷:“欢子,县里拿走几头?”
    小欢子:“两头。”
    关二爷:“那野公猪还来吗?”
    小欢子摇头。
    关二爷:“野猪不能家养的。”
    小欢子:“就像小狗一样,通人性,不咬人。”
    关二爷:“野猪撒起野来,老虎惧它三分,早年我四叔,在山里挖人参,遇上大野猪,给活活弄死了。”
    小欢子:“我家野猪不咬人。”
    关二爷:“野猪要是能养,谁还养家猪?”
    小欢子:“奶奶说,家猪也是野猪变的。”
    关二爷:“那是祖先千年的驯化。你那窝野猪长大了,怕给你惹出大祸。”
    小欢子:“……”
     
    53.小欢子家猪圈外
    尤三姑:“老婶子,你家母猪艳福不浅,跟野猪配上,还弄出一窝。”
    奶奶:“……缘分啊。”
    尤三姑叼着烟站在碾盘旁边。
    尤三姑:“听说畜牧局也来人了?”
    奶奶:“来了。抓走两头搞研究去了。”
    尤三姑豪爽地:“还剩几头,我全要了。”
    奶奶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尤三姑:“五百一头?”
    奶奶执口拒绝:“多钱不卖。”
    尤三姑绕开话题:“五月初八,我家二丫要办事了,急着用钱……”
    奶奶:“订婚了?”
    尤三姑:“是呀,前年小欢子妈治病,借我家五千……”
    奶奶:“人死债不烂,儿子在城里打工,短不了你的……”
    尤三姑:“瞅你家的情况,快两年了,我一直没开口。这么着,小猪崽给我,全当抵账了。”
    奶奶:“这事,给刘树打个电话。”
    尤三姑抢过手机:“我来说。”
     
    54.县城的建筑工地上
    刘树没当回事的表情:“……本来也是野种,你想拿就拿吧。”
     
    55.小欢子家
    “抓!”尤三姑挂了电话,把烟捻灭,撸起袖管往猪圈走。
    奶奶撵上:“还小呢,你要杀它们?”
    尤三姑:“不杀,我也研究研究。”
    奶奶:“这事儿,小欢子不能答应。”
    圈里,不知情的小猪崽温和的眼神,粉色的小嘴互相拱着。
    尤三姑一把拉开圈门。
    受惊的猪崽在翻腾逃遁,把猪棚当成屏障东躲西藏。
    尤三姑微微蹙眉,锁定目标。
    猪崽“老三”胆怯缩进墙角,露出半截恐惧的小尾巴。
    尤三姑蛰伏待机,一把揪住“老三”的尾巴,小猪只有挣扎的份了。
    愤怒的母猪“黑达姆”发出一声嚎叫,龇牙,发狠地把尤三姑当成攻击目标冲撞而去。
    尤三姑狠狠地踢去,“黑达姆”向后退着,保持距离地发出威胁声,护崽本能,随时会发起攻击。
    尤三姑:“老婶子,弄瓢泔水来!”
    老三可怜地挣扎着,一脸恐惧地叫着。
    奶奶顺从地端着泔水,倒到食槽上,唤着母猪吃食。
    惊魂甫定的小猪崽见是老主人,摇着小尾巴纷纷涌来。
    “黑达姆”受骗向老主人走来。
    尤三姑推开圈门,提着老三出来。
    奶奶:“你快点,小欢子回来,你走不了!”
    尤三姑:“我又不是白抓。”
    奶奶:“是啊,欠你钱,猪来还吧。”
    尤三姑:“两口猪崽儿,算一千。刘树说好的。”
     
    56.河边草地上
    小欢子疯狂地割猪草。
     
    57.小欢子家院里
    尤三姑把“老三”和“小四”装到大筐里,挑起扁担就走,转身出门,在菜地旁停下。
    “老婶子,你家葱长这么高了。” 尤三姑说着拔了两根葱,走了。
    奶奶站在那儿,呆望着,小猪进了屠户家,性命难保。
    两头小猪的嘶叫令人心碎。
     
    58.村路上
    尤三姑挑着两只大筐,手拎着葱,哼着二人转小调。
    两头小猪崽眼珠睁得溜圆黑亮,嗷嗷直叫。
     
    ......
    (未完)如需要阅读全文请购买《www.56.net》杂志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内容:
最新跟帖